Big White滑雪之疑似Sars病例

Big White滑雪之疑似Sars病例

清晨5點多被電話聲吵醒,是昨天因為感冒沒有出來滑雪的小胡同房朋友打來的,經過一夜休息,小胡的感冒情況仍沒有好轉,現在人很不舒服,問我身上有沒有感冒藥。剛好身上有台灣帶出來的伏冒錠,身為帶隊者當然義不容辭的起床送藥去。進到小胡的房間,我的藥真的拿不太出來,看著大口喘氣的小胡,如果吃了藥後身體情況更糟,給藥的我難道沒有責任嗎…;時間是2003年底聖誕節前夕! 我委婉的和小胡解釋我無法提供藥品的原因,而且他這樣上氣不接下氣情況,已經不是單純的感冒,反正都是不可能出去滑雪,與其在房內休息,不如就直接去醫院就診來的安心些。剛好小胡的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