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White滑雪之疑似Sars病例

Big White滑雪之疑似Sars病例

清晨5點多被電話聲吵醒,是昨天因為感冒沒有出來滑雪的小胡同房朋友打來的,經過一夜休息,小胡的感冒情況仍沒有好轉,現在人很不舒服,問我身上有沒有感冒藥。剛好身上有台灣帶出來的伏冒錠,身為帶隊者當然義不容辭的起床送藥去。進到小胡的房間,我的藥真的拿不太出來,看著大口喘氣的小胡,如果吃了藥後身體情況更糟,給藥的我難道沒有責任嗎…;時間是2003年底聖誕節前夕! 我委婉的和小胡解釋我無法提供藥品的原因,而且他這樣上氣不接下氣情況,已經不是單純的感冒,反正都是不可能出去滑雪,與其在房內休息,不如就直接去醫院就診來的安心些。剛好小胡的朋友 –...
加拿大Blackcomb 求生記

加拿大Blackcomb 求生記

從天色剛亮的06:30開始出發,花了近3小時爬坡,終於脫離了溪谷,我們爬昇的垂直落差約300m(海拔1630m)。剛剛進入平緩雪原區的第一時間,聽到身後熟悉的螺旋漿聲音,那是介於真實與幻聽間的疑惑,不一會兒直昇機出現的那一剎那,我內心是激動的,這一天總算不用那麼漫長。直昇機在我們頭上盤旋尋找降落點的同時,我努力的在平復情緒,怕淚水一發不可收拾太丟臉,總算心中的大石頭可以放下了。...
極端幸運之NZ驚世奇遇

極端幸運之NZ驚世奇遇

為了避免車子的油被用光,當我把車子引擎關掉,在Lindis Pass封閉柵欄前冷的發抖時,我想用的文章標題是『30小時之鐵屁股在NZ』;但是故事結局最後出了料想不到的大變化,幾經思考我換上了新標題。這絕對不是在營造氣氛,在開始下筆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獨自一人住在沒有浴室廁所的OMARAMA小小MOTEL,腦袋空空同時混亂的無法專注思考,這一天我到底是怎麼過的!? 2011.08.14紐西蘭30年來的最大的降雪量,我適逢其時! 一個完美的NZ滑雪行程結尾變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