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ngen Fjord Ski Touring – 在北極圈的日子

Lyngen Fjord Ski Touring – 在北極圈的日子

年少在合歡山的那段時光,上合歡山東峰/石門山是無雪時的平常活動;當爬玉山成為台灣人必做的事時,我也很配合的在淒黑風雨中手腳並用的攻上去。但是我不愛爬山,應該說爬山對我的吸引力不高;對我而言要感受登高自卑或睥眤天下,可以搭著纜車輕鬆直上,何需靠雙腿費力的往上爬呢!?對爬山沒有大興趣的我,會嘗試Ski Touring是絕對意料之外的事。第一次聽到北極圈可以搭船去滑雪,我可是很興奮,可是知道沒有纜車,只能自己爬上去再滑下來,當下我的反應就是那就不可能了。但是最後我還是就範,踏進了Ski Touring的世界!...
李小兔勇闖澳洲Mt.Hotham

李小兔勇闖澳洲Mt.Hotham

2002/2003的冬天,剛出月子的小不點和我帶著3足歲的李小兔去了韓國,進行了她人生的第一次滑雪活動。抵達滑雪場的那一晚,沒有碰過零度以下溫度的李小免,在下車的瞬間,眼淚就不由自主的掉了下來…太冷了!這一次說是滑雪不如當作玩雪,雖然有下場,但是大部份時間都是我們在拉著她,滑雪滑到在纜車上睡著再抱回房間。隔年的2003/2004冬天,我們幫她安排了一次家庭親子滑雪團,選擇的是日本人氣最旺的苗場滑雪場。或許是長大了一歲,也可能是一回生二回熟,還有同儕的壓力。小兔子姐姐在第二天的滑雪活動成功的打開了鎖在雪板前端的扣子,跟著我們...
Go…直昇機滑雪

Go…直昇機滑雪

要怎麼形容那種感覺呢!?雪板滑進如鑽石般閃閃發光的膨鬆粉雪中,幾乎沒有任何阻力,就像是踩著肥皂在溜冰似的。可以察覺雪板是飄浮在鬆雪裡,似乎壓力再大點雪板就要沈下去般…可是沒有。極細微的刷刷聲,有如保時捷引擎熱機時隨時爆發的低吟,聲音從腳底傳到腦袋,只有自己才能聽到… 時間是早上的8點45分,扛著雪板走向預定集合的地點,高掛天空太陽還笑的真是開心!嘿…,大家的臉色都有著同樣的喜悅表情呢!這絕對是令人興奮的一天,因為我們都要去『直昇機滑雪』囉! 這次的直昇機滑雪,是第1次獨自前往加拿大Whistelr...
長征 Val Mezdi – Dolomiti

長征 Val Mezdi – Dolomiti

『阿德…我的腳很累…,可以休息一下嗎?』;從後面趕上來的YF一屁股坐在雪地上,氣喘喘的向趴在雪地上喝山泉水的我喊著。2個台灣來的小白,身處在Val Mezdi滑道的中下段位置,這裡盡是被雪覆蓋的大石頭,一顆顆成形的大饅頭,減緩了我們下山的速度。我知道YF的體力已到了極限,看看手錶距離最後一班纜車祗剩30分鐘不到,我們下山之後,還得再翻過一個山頭,回到住宿的Val Gardena區才算解除危機。雖然目視距離就可以看到山下的J-BAR還在運行,可是誰曉得下山還有多少挑戰?我們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到纜車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