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5點多被電話聲吵醒,是昨天因為感冒沒有出來滑雪的小胡同房朋友打來的,經過一夜休息,小胡的感冒情況仍沒有好轉,現在人很不舒服,問我身上有沒有感冒藥。剛好身上有台灣帶出來的伏冒錠,身為帶隊者當然義不容辭的起床送藥去。進到小胡的房間,我的藥真的拿不太出來,看著大口喘氣的小胡,如果吃了藥後身體情況更糟,給藥的我難道沒有責任嗎;時間是2003年底聖誕節前夕!

我委婉的和小胡解釋我無法提供藥品的原因,而且他這樣上氣不接下氣情況,已經不是單純的感冒,反正都是不可能出去滑雪,與其在房內休息,不如就直接去醫院就診來的安心些。剛好小胡的朋友 開車過來和他一起滑雪的小黃也準備離開,他可以幫忙送我們去附近的醫院。小胡想想就意了,我回房間帶了一些必要的東西,就和小胡跟著小黃的車出發。小胡一個小感冒會引發成有如氣喘的情況是有原因的,他天生就有『左心室閉鎖不全』的問題,平常生活起居都很正常,但是小小的感冒也有可能造成所謂的『脫垂』,那事情就有可能變大條,比如他現在的情況 呼吸急促。知道他的情況後,我心裡暗想好加在沒有把藥拿出去,看醫生才是最正確的作法。

小黃把我們送到離Big White最近的Kelowna小鎮醫院,因為我們是在非營業時間就診,理所當然就只能掛急診。大概因為我們是走進急診室,對於老外來說,這種情況都不會立即發生危險,掛號護師叫我們坐著等,一等就是近1小時,期間沒有醫生或護士睬理。好不容易總算有護士過來看我們馬,她一邊叫我填資料一邊就問發生的症狀,我很坦白的陳述小胡的情況,感冒就是發燒、輕微咳嗽, 當然還有呼吸急促,只要眼睛沒有瞎掉,都看得到小胡大口喘氣的不適症狀。護士把小胡扶上病床後沒有多久,帥哥醫生就上場了,他又重覆問了和護士相同的問題,我也是照樣回覆。突然醫生問我們是從那裡來的?我很自然的說出『台灣』,師哥醫生當下的反應是往後退,同時還用手把護士往後拉,我站在病床旁邊看著,有點不太理解醫生的反應。

接下來劇情180度大轉變,帥哥醫生不像剛過來的輕鬆,他和護士嘰哩呱啦的快速的交待了一些事情,我也沒有特別注意去聽。很快的護士戴著口罩把小胡的病床推離原位,並且叫我跟著走,病床被推到一個單間 封閉的隔離病房,小胡和我被關在裡面,護士同時丟了一個N95口罩給我,要求我戴起來。此時我和胡有點不明所以,只覺得事情變的有點複雜。小胡被抽了幾管血沒有多久,又有人推了一台X光機到門口,檢驗人員要小胡坐來,按照要求擺姿勢,X光機就這樣拍起來了。臨走前隨行的護士對著口罩只是象徵性的吊在臉上的我下達最後通牒 如果再不戴好今天我就不用出醫院了!這時候再沒有警覺心都知道出了大問題,但是我們還是不清楚,就是一個小小感冒就診,有必要搞的那麼嚴重嗎!?

小胡雖然一直有呼吸急促的情況,但是神智很清楚,我們在封閉的負壓病房小聲的討論可能發生的情況,但是真的無法理解事情怎麼突然這麼嚴重。和小胡有一句沒有一句的閒聊的時候,帥哥醫生總算進來了,他說出了實際的情況;原來當在我們在加拿大滑雪的時候,台灣某大教學醫院傳出了有醫生在研究SARS病毒時不慎感染!SARS…不是在5-6月就逐漸消失在大家的心中,怎麼突然又跳進來了!?而且小胡的X光顯示他有肺部浸潤的現象,不管我們怎麼告知小胡是因為小感冒再加上先天身體狀況引起的過度反應,但是肺部浸潤是SARS重要的表徵之一,在病理檢查未明確之前,小胡必須接受嚴密隔離。

就這樣小胡進了加護病房中的隔離區,但是我可以透過玻璃窗看到他像動物園裡的保育類動物般!按小胡的說法,加護病房裡除了他幾乎都是無法行動或說話的重症患者,他覺得就像關在牢裡般的無聊和無奈。小胡被送進加護病房,我則接受了應該是加拿大CDC或是衛生部門派出專員的面談,內容大約就是我們什麼時候抵達加拿大、預計待多久、去過那些地方、我們的行程、團員其它人有沒有類似的情況等等,我沒有什麼好隱瞞,全部照實全盤托出。本來我們全程住宿在Big White的滑雪行程中,有安排一天去Silver Star滑一天。專員建議我們這幾天都待在雪場滑雪,為了安全起見,不要再移動到其它地方。專員的態度很好,除了要求我們不要移動外,並沒有阻上我們滑雪,可以理解他職責所在,只要能滑雪在那裡滑大家應該都不是大問題。

早上6點不到出門,再回到Big White已經過了12小時,天黑出門天黑回來,這一天過的真長。接下來的日子我們就快樂的在滑雪場,繼續我們的滑雪假期,旅館的house keeping不再進來整理房間,每天乾淨的毛巾都放在門口,讓我們自助處理。CDC專員曾經打過一次電話來詢問大家的身體狀況,確認大家都沒有事,只叮嚀有問題就迅速回報,也沒有什麼多的要求。至於我們可憐的小胡,在服藥減輕呼吸急促的症狀之後,他又變成了健康寶寶,同時是加護病房裡活力最好的那一位。他每天都要求出院,但是在檢驗報告沒有出來之前,他只能繼續加護病房待著。因為適逢聖誕新年假期,回台灣的機票貴又難訂,我怕小胡無法和我們一起回台,也曾經打電話給保險公司了解是否可能啟動緊急急難救助,結果當然是不行,不管是染疫或是感冒都不是意外,而且他一定是治癒才出院,不可能啟動急難救助。

一周的滑雪假期終於結束了,雖然沒有如同預計前往Silver Star滑雪,但是大家仍然在Big White渡過快樂的聖誕假期除了小胡。大概是小胡在加護病房表現太好,我們在準備離開的前一天收到他從醫院打來的電話,他可以出院了。所以我們Check out出發當天早上,巴士先到了醫院接辦好出院手續的小胡,再一起前往機場搭機返台;小胡渡過了他最難忘的無滑可滑的滑雪假期!

 

記2003年特別的Big White聖誕滑雪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