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平昌冬奧在不知不覺中結束了,不知怎麼為什麼,提不起太大的興趣去關心賽程,心裡好像有什麼東西梗住了,有種說不出來的鬱悶與哀愁;或許就是這一篇報導吧…!

完整報導請參考自由時報2018.01.20之電子報連結;

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317802

時間回到1991年12月7日…,12/7對於我是有多重意義的日子;軍旅生涯退伍周年…,第一次到訪韓國…,第一次出國滑雪…,第一次到ALPS Resort…。是的地點就是報導中成了廢墟號稱南韓最古老的滑雪渡假村!從1991年至2005年的14年間 ,ALPS Resort在我的滑雪生涯甚至在我的人生歷程中,佔有著很大的比重。是它鍛練我的滑雪技術,是它歷練我的滑雪團控,是它讓我遇見了後來的另一半,是它讓我見証一個滑雪場從興盛到衰敗…!

1991.12.08…前一晚大雪後的ALPS Resort,我的第一套滑雪衣適逢其會!

얼푸스(ALPS)之興衰

 

韓國大部份的滑雪場都座落於漢城周遭的京畿道和靠北的江原道,ALPS Resort位於韓國江原道高城郡,緯度超過38度,臨近有名的雪嶽山國家公園,滑雪場的後方就是與北韓接壤的金剛山,距離旅遊城市束草約1小時車程,地理環境算是非常棒,在90年代是僅次於龍平、茂朱,在韓國排名第3大的滑雪場,以優良雪質及雪季長著稱。

ALPS Resort全盛時期區共有5條纜車含蓋約10條滑道,所謂全韓最古老的滑雪場是從雪場右側只有2條纜車起家,更早期其實就只是一個小土坡;在我的認知上,韓國第一個民營的滑雪場應該是目前仍是全韓最大的龍平滑雪場(2018平昌冬奧滑雪主場地)。90年代中期,ALPS被以紡織為主的大瑛株式會社買下,隨即進行擴建工程,全新的ALPS在滑雪場原規模下往左擴建,7棟家庭式公寓加上所謂的ALPS CENTER則建設於滑雪場的最右側。ALPS CENTER內有餐廳、超級市場、保齡球館、三溫暖、溫水游泳池、迪斯可舞廳、電動遊戲間、會議廳…,這是全韓國滑雪渡假村的標準配備;非雪季時ALPS的滑雪道就變成了9洞的小型高爾夫球場。在90年代,這樣的規模的全年度渡假村的確吸引了不少人,無論休閒渡假,都是很好的住宿選擇。

ALPS就從這一小區開始發展,新的住宿區建成後,這裡被作為員工專用餐廳和 宿舍

根據2018年法新社原文報導(自由時報來源),ALPS的倒閉和韓國國內滑雪風氣式微有關,事實上卻不然;依韓國觀光公社官網2020.12.29更新的官網資訊,韓國現有16間滑雪場,在ALPS滑雪場規模仍排名全韓第3大的90年代初期,韓國全境有6間滑雪場。到ALPS第2度倒閉的2006年,全韓滑雪場數量也僅10間,尚未達到現今16間的數量。而且按報導所言,韓國的滑雪人口數在2012年前都是正成長,ALPS如果正常營運至少可以再撐6年。

 

韓國滑雪場分布狀況可參考韓國觀光社官方網頁資料;https://big5chinese.visitkorea.or.kr/cht/ATT/SI_CHT_2_11_10.jsp
韓國滑雪場分佈圖(資料參考韓國觀光公社官方網站)

前面提過ALPS Reosrt有絕佳的地理位置,只要經營得宜,根本不怕沒有客人。大家可能很難想像新年元旦時間,在ALPS任何一台纜車站前,等候上纜車的滑雪客壅擠情況可比擬上班搭捷運。平均要等候近 1小時才能搭上纜車,在滑道上也沒有很快樂,必須不斷的轉彎…因為到處都是滑雪人。一般的星期假日比元旦期間好一點,但是排隊時間到30分鐘也是司空見慣,所以一般碰到這種日子,除非是上團教課,我大都選擇去三溫暖或者回房休息。這種情況不是只有ALPS,全韓國滑雪場都一樣,生意這麼好怎麼還會關門倒閉!?

由盛而衰…昔日的熱門雪場變成鬼城!

在韓國的Reosrt大都是採會員制經營,早期的情況是每一間幾乎都歷過銀行接管(因為我已經很久沒有去韓國,對於現今情況不甚了解 ),即使是龍平或是茂朱這樣的大型滑雪場都經過不只一次類似情況的企業轉手,主要原因和營運金流模式有關。

在台灣租房子是按月繳租金給房東,而在韓國的租賃模式是向銀行貸款一次性的付一筆類似買房子的金額給房東,房東可以在租賃任意運用這筆金額,而當租約結束時,房東必須將本金歸還房客。

而會員制的渡假村也是類似的金流方式,所以當會員卡到期,無法有足夠現金流面對會員卡贖回的渡假村,就只能申請倒閉讓銀行接管。銀行拿到倒閉的渡 假村,通常採會用低價包裏會員卡出售 或是委託有能力的第三方經營轉現金回來。一般來說想要拿到渡假村就一定要先解決原會員,解決的方式不外乎要錢沒有,但是可以經過重新議約的方式保有部份新會員權益,再來就是開始賣新 的會員卡取得新的資金,新的循環就此展開。

ALPS Resort也是李小兔第一次滑雪的地方,這一年李馬吉出生,此時小不點剛出月子不到一個月!

ALPS是母公司大瑛株式會社的金雞母,一年365天每天都有現金進帳,尤其在大瑛從紡織業轉進製藥業,ALPS成了標準的提款機,藥廠是大資本事業,在未取得藥証之前就是無底洞,ALPS再賺錢都填不滿!90年末洪川大明滑雪場上線營運,引進韓國第一台箱型纜車,之後所有新設滑雪場 – Phoenix Park、現代星宇(現改名Welli Hill Park),箱型纜車成了標配,更完善與新穎的休閒設施,吸引滑雪愛好的前往。老牌滑雪場如龍平為了配合申辦冬奧不斷的擴建滑道與新纜車,茂朱滑雪場也是相同情況,只有ALPS原地踏步,面臨的狀況就是客人流失,連最忠實的老顧客都一個個移情別戀。

2002年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韓國偶像劇 – 冬季戀歌風靡全亞洲,拍攝地點龍平滑雪場成了迷哥迷姐必到之處,助長了龍平滑雪場的名氣。事實上KBS電視台最早相中的滑雪場就是ALPS,因為它的自然風景和周圍觀光景點都能融入劇情之中。KBS提出了一個整建計畫案給ALPS,來配合劇情的需求,但是財力不足的ALPS只能搖頭拒絕,眼睜睜的看著龍平靠這部大戲錦上添花。

如果冬季戀歌是在ALPS拍攝,或許歷史就要改寫了…

母公司大瑛因為本業紡織不賺錢,又捨不得把拖垮公司財務的製藥事業結束掉,最後只好把ALPS拿出來求售或是企業合作,中間曾經傳聞有ClubMed、LG…等有興趣,甚至滑雪場增建計畫都提上時程表,但最後都只在傳聞之中無疾而終;這裡面存在最大的問題正是ALPS的地理位置!由於與北韓之間的近距離,導致ALPS所有的建設都受到軍方的關注與管制。據說當初ALPS在興建新渡假村時,原計畫是要放在雪場的正面,讓住宿/休閒設施/滑雪道能做到最完美的銜接,但是因為挑高的住宿區會影響到軍方的運作而未通過,所以最後都移到滑道的左側的山坡地上。這樣的變更不但影響住房客的活動動線,也把原本完美的初級滑雪道給破壞了。

ALPS在財務仍不錯的時候提出幾次擴建計畫都被軍方否決,後來開始找買主或 入股,有意切入的企業自然都能打聽出來,當然都打了退堂鼓。2003年ALPS財務上愈來愈差,再遇上會員卡贖回的時間,拿不出錢的ALPS只能宣告破產,交給銀行進行重整。韓國的商業串連勾結也是水深的,ALPS進入重整階段,原母公司大瑛透過私下磋商找到有外商背景的吳明接手。吳明本業是做財務投資,對於經營滑雪場並沒有大興趣,接手ALPS某個角度只是財團之間轉錢撈錢的手段,也因為資方無心經營,ALPS終於在2006年再度宣告破產。此時被壓榨殆盡的ALPS,已完全無任何利用價值,再加上無企業願意接手,一個地理位置不差且歷史悠久的滑雪場就此步入成為歷史,一直到2018平昌冬奧才又被法新社記者找出來,成了奧運場館不當利用的負面教材。

殘破不堪的ALPS遺跡令人不勝稀噓_2018

VIP v.s. 陪酒男

 

或許會有人好奇阿德怎麼會了解這麼多ALPS的內幕 !?這說來就又是一段既輝煌又心酸的歷史。從1991-200514年間,ALPS就像是我第2個家,我在這裡渡過一個又一個雪季

連韓國人都說我長的就是一副韓國臉,名字像臉像菜包肉的手法像只有喝酒不像!有一次被韓國大哥拉去參加公司同事阿媽的生日家宴,他們把我安排就坐在阿媽的對面,阿媽從頭到尾就看著我吃東西還一直笑,後來韓國大哥說,阿媽說我明明看起來就是韓國人,為什麼不會說韓文,真的很稀奇。大概就是因為我的韓國人外表,讓我在ALPS駐站的那段時光四處逢源,我猶如雪場VIP;住宿…Free、吃飯…Free、滑雪…Free、洗三溫暖…Free,如果在雪場沒有聽過『아덕』,要嘛是新人要嘛就是工讀生(其實餐廳很多工讀生都認識我)

我從91/92年冬季開始擔任海外滑雪團的教練,那時的協會的海外滑雪團全部都在韓國,原本團體是透過台灣旅行社的安排在首爾近郊的熊鎮滑雪場活動,但是由於接團旅行社不當的安排,造成前期活動團員很大的抱怨甚至引發賠償,身為帶團教練當其衝要在現場處理狀況,當時還是菜鳥教練的我真的是很頭大。為了避免後面的滑雪團繼續發生相同的問題,我和協會建議把團體轉移到ALPS,此時的ALPS雖然已經在12月初和滑雪協會簽約成為姐妹會(大瑛株式會社社長為韓國青少年滑雪協會會長),但彼此並沒有就商業活動進行合作的計畫。即使在房間很滿的情況下,ALPS還是很努力的幫忙調整房間,讓協會的海外滑雪活移順利轉移過來,一直到ALPS倒閉前,滑雪協會的韓國滑雪團主場地一直都在這裡。

遍地白雪在韓國其實不是那麼容易看到的…眼前這一塊其實是人造雪噴出來的!

話說90年代初期的韓國會說英文的人真的不太多,在首爾近郊的滑雪場都很難找到會說英文的員工,更何況距離首爾4小時車程的ALPS。當滑雪協會把韓國滑雪團移到ALPS,滑雪場的相關連絡與費用支付都是由擔任駐站的我出面處理一個連英文都不太靈光的小教練。ALPS為了方便雙方溝通,把首爾辦公室會說中文的新員工調到滑雪場來幫忙。團體剛轉進的那一段時間,很多事情都還在摸索,每天結束課,我就得磨著這位會講中文的員工處理事務。急驚風的我說話很快,他不是華僑只是中文系畢業的韓國人,口頭禪就是『慢慢說』;為了時效性,他總是帶著我到每一個單位去相談,韓國人談事情很有趣談談就要去外面抽煙,為了達成任務,我還陪抽煙接著陪吃飯再來陪喝酒;就這樣兩人有了革命情感,他就成了我的韓國大哥。在ALPS駐站的前2季,大哥幫我處理很多現場的問題,隨著他的職位調升愈來愈難長時間離開漢城辦公室,不過因為我在雪場的人面愈來愈熟,爛英文+菜日文+怪韓文+手語+手寫,讓我漸漸在ALPS獨掌大局,最後就成了雪場裡的小小名人。大概是我只要沒有課就勤快的各辦公室和餐廳間遊走,雪場主管認為我是個有為的好青年,對我開了很多免費之門(吃喝玩樂通通FREE),不但廚房的廚師和阿祖媽都知道台灣『아덕』這號人物,連雪場外的小吃攤老板師可以和我雞同鴨講聊天。全盛時期,我可以拿著自製錄音帶直闖播音室,讓全雪場的韓國滑雪客都跟著聽台灣流行金曲!

韓國喝酒禮儀可是名堂不小的

成為VIP也不是一件容易事,韓國社會對於人際關係交流很重視,平常下班不是公司同事共飲,就是約客戶約學長學弟聚攤。滑雪場主管的任務之一就是交際陪喝酒,在雪季期間飯局幾乎是三天一小攤五天一大攤,在有滑雪團的時候,逢晚餐我是一定要在餐廳顧前顧後,要肉要菜要飯要湯可是重責大任(所以食物名的韓文我最熟悉)。在滑雪場餐廳裡面有一個走來走去加菜加飯講中文,還一直用很不標準的韓文在嚷嚷的人是很容易受注目的,雪場主管總是喜歡把我叫過去獻寶,我就這麼成了樣板人物 從台灣來的滑雪教練。既然現身就得面帶笑容兼禮貌周到,平易近人的台灣人還要喝很多杯!講到喝酒就是我的極弱項,明明小時候還蠻能喝也愛喝,但是長愈大對酒愈無力。記得剛到韓國時連500cc的啤酒都喝不完,被同桌的韓國女生笑掉大牙,還幫我清了一半。不過喝酒這事是可以培養的,一直喝酒量就會增長,我的酒量不行也不愛喝,但是酒膽是足夠的,如果是和相識的韓國朋友喝酒,他們都知道我不愛喝,所以都很客氣的讓我隨意。但是被拉出來交際的場合,台灣人的氣魄怎麼樣也不能漏,所以喝起來像消毒水的韓國燒酒還是得one shot。韓國人傳統的敬酒方式是把自己喝完的酒杯遞給對方,再幫對方倒酒,拿到酒杯的人喝完酒之後,再把酒杯還回去再倒酒。所以如果我不把我桌前的酒杯處理完,代表的是大家都不用喝酒了,所以一杯再一杯!最怕空腹喝酒,因為幾杯之後就開始頭暈目炫,好幾次都是硬撐到可以下桌就直接奔回房間倒頭就睡。我沒有酒後亂性或是隨地就睡的習慣,不管再醉都會硬撐回房間,好幾個教練都看過我因為酒醉無力用滾用爬的進出廁所。離開韓國滑雪的這些年,我幾乎不喝酒,現在500cc的サワー就可以讓我臉紅紅。

04/05雪季拍攝於ALPS,這也是我最後一次在ALPS滑雪…相片裡有你嗎!?

在韓國打基礎功的年代

 

在台灣我應算是滑雪考証達人,居住在台灣為出國考滑雪証照我也是先行者。2004年偷偷飛到加拿大考雙板(SKI)一級証照前,即使在合歡山開始當滑雪教練,但基本上幾乎沒有接受過完整的滑雪教學系統訓練,即是去日本SAJ上課也僅是2-3天的觀摩性質為多。打鐵趁熱隔年再度飛去加拿大考雙板二級和單板(SNOWBOARD)一級証照,在此之前我的單板只上過不到2小時的平坡課程(不上纜車),然後就一直都是自修,當時可沒有Youtube老師,都是自己買書和用眼睛學,一直到2007年到紐西蘭參加CSIA三級考試,才正式的參加了5周訓練課程。如果沒有在ALPS駐站的那段歲月,我不認為我的滑雪技術會有現在那麼點成就,寫到這裡我必須謝謝曾經工作13年的滑雪協會給我駐站機會,更謝謝ALPS讓我成長。因為『順南阿嘎系』代表ALPS代表來台灣參加滑草比賽而結緣,ALPS駐站的第2年開始跟著她後面練滑雪。早期台灣滑雪教練的滑行模式都比較偏軟,動作以優美的大迴轉見長,大概韓國民風剛強,反射在滑雪動作上以快速靈活的小迴轉為重,也可以這麼說滑雪技術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都會把重心放在小迴轉上,尤其是小年輕們。只要有時間,我都會跟在『順南阿嘎系』的後面滑雪,剛開始與其說是滑雪不如說是撲雪,因為我完全無法適應韓式滑雪風格,幾個彎就要暴衝出去,心裡真的覺得自己蠻遜的,喝酒喝不贏滑雪也跟不上(她就是喝啤酒都比我強的妹子…)

早年很多韓國滑雪場的PATROL都是隱世高手!

想當年滑雪協會的海外滑雪團是比照合歡山模式,每天上完課晚餐之後還要做室內教學,身為駐站的我為了要讓學員可以充份了解教學課程重點,我特地從當時很紅的日本WOWWOW衛星電視台側錄了他們的滑雪教學影片,播放適合學員學習進度的影片供他們觀賞。而我自己也教學相長的學了很多,晚上看影片白天有空就練技術,再加上『順南阿嘎系』不定時的特訓,我的滑雪技術在不知不覺中日漸成長。所以我很建議對滑雪有興趣的雪友,可以找合適的跟滑對象,透過跟滑去調整滑行習慣對技術成長是有幫助的,我自己的一雙女兒從小就跟著我和小不點在滑,無形之中雪板的運作模式就順了起來。在韓國活動的那段日子,韓國滑雪場最大的特色就是PATROL多,在其它國家PARTOL的工作就是把雪場危險的地方標示出來,還有就是運送受傷滑雪客。韓國滑雪場的PARTOL除了這些工作外,更重要的任務是像警察一樣在雪場維持秩序,因為韓國人的滑雪風格就是標準的棒子個性,一個比一個兇狠。每一個PARTOL幾乎都是滑雪高手,他們在雪場咻咻的帥氣滑行,追著一個個的雪地暴走族,我在纜車上最常做的事情就是觀察這些PARTOL的滑行動作,有空就照模照樣的練習。在『順南阿嘎系』成了『順南阿祖媽』之後的某年某天,阿祖媽終於承認她滑不贏我,只能換成跟在我後面滑。ALPS 滑雪學校曾是韓國DEMO的校長,在某次的聚餐上很中肯的告訴我,他看著我的滑雪技術一年一年的進步,現在是真的很不錯!當校長和我這麼說時我回想到幾年前在ALPS認識曾經做PATROL的韓國華僑妹子,因為她會講中文,所以大家也會聊上幾句,接近季末隔幾天就要回台灣,一次她從我的身後滑過來和我打招呼,然後我們搭纜車閒聊著,她突然對我說從背後看到小臂外開滑雪的就知道是我;那時腦袋一片空白大受打擊,除了一再確認外,我還特地去找校長確認,校長也很誠實的點頭。我過了很沮喪的一晚,幾乎想要放棄滑雪生涯,因為我自己覺得我已經滑的不錯,竟然有這麼明顯的壞習慣,而且季節都要結束了,我要怎麼去修改呢!?又這麼過了幾年能從校長口中得到稱讚,似乎我在滑雪上真的有了一些成就。回憶起這一段韓國滑雪歷史,真的必須對ALPS心懷感激!

老老相片…腳上穿的是我最喜愛的一雙雪鞋!

再見…我的青春歲月

回到現在,95%出國滑雪的首選目標是料理好溫泉讚購物爽的日本,依我們每年做的滑雪團問卷調查,會考慮去韓國滑雪的百分比永遠低於5%。在滑雪協會從1997年開辦日本草津溫泉滑雪團之後,辦了10年的韓國滑雪團人數就逐漸下降,即使我們開發了ALPS以外的滑雪場,比如新開幕的大明、永生鳥、星宇,韓國最大的龍平,但是日本滑雪團的報名人數一直上昇,而韓國滑雪團的人數卻直直落。隨著日本滑雪團人數增多我停留在ALPS的時間愈來愈少,但是到了ALPS仍像回家一樣溫馨,雖然這個家愈來愈衰敗,因為這裡有一群闗心我照顧我幫忙我的叔叔和兄弟。在ALPS2次倒閉的前一年,我做了很艱難的決定 放棄韓國專攻日本,因為前一季的招團數據報表很明顯的可以看出韓國滑雪團已經沒有吸引力,價格直逼日本團,卻又沒有相同的旅遊品質。我打越洋電話給一直很給力的韓國大哥解釋這一切,他也了解ALPS的問題,再加上雪場新團隊無心經營,他也建議我不要太勉強。韓國滑雪團在ALPS倒閉之後完全退出台灣市場(後期不是只有我在辦ALPS滑雪團),剩下大都是住便宜青年旅館的自由行散客市場。

這好像是我和順南阿祖媽的唯一合照_ALPS Resort!

ALPS倒閉之後,我還曾經飛去首爾參加所謂的ALPS之友會的聚餐,但是不曾再回到這個曾經的像家的地方,再看到ALPS就是這次2018年平昌冬奧法新社記者的報導,真的很感慨。在ALPS滑雪團最盛時期,我們有駐站的中文教練,還有自設的RENTAL SHOP,所有的雪板雪鞋是從台灣一點點帶過去,放雪鞋和放雪杖的架子是我在韓國找廠商購買的,在放雪具的地方還購買了一台大型暖爐。倒閉之後所有東西都沒有運回來,和ALPS一同埋葬進歷史。

雖然日本的雪質雪量都強過韓國,但是在ALPS駐站的那段日子,雖然有時一天只能睡3-4小時(凌晨2點躲在電話亭裡面等團體抵達),三不五時要應酬當陪酒男(吐了好幾次),有機會我仍希望再回過去純真滑雪的年代,青春不再

*本文所附相片部份由法新社記者拍攝自網路取得,部份是由韓國觀光公社官網取得,部份為個人收藏,如有版權問題,請直接來信告知,本人會立即取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第一次滑雪,不管酸甜苦辣,歡迎分享哦…!

안녕얼푸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