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避免車子的油被用光,當我把車子引擎關掉,在Lindis Pass封閉柵欄前冷的發抖時,我想用的文章標題是『30小時之鐵屁股在NZ』;但是故事結局最後出了料想不到的大變化,幾經思考我換上了新標題。這絕對不是在營造氣氛,在開始下筆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獨自一人住在沒有浴室廁所的OMARAMA小小MOTEL,腦袋空空同時混亂的無法專注思考,這一天我到底是怎麼過的!?

2011.08.14紐西蘭30年來的最大的降雪量,我適逢其時!

一個完美的NZ滑雪行程結尾變調…

7/14星期日,這天是NZ10天團員結束行程,要從皇后鎮出發往基督城再搭機前往奧克蘭的大日子。在NZ17天團的18相送表演下,一行人準時在10點從住宿旅館出發,坐在副駕駛座的的小范還很高興的對說,這一團真是天時地利人和的順利沒有太多的插曲,想想也真的是不錯,大家都幸福快樂美滿。回基督城的路程不算近,但是我們還是能沿路走馬觀光,轉進箭鎮小逛一下,又彎到吊橋看人高空彈跳。車子開出箭鎮前就開始下雪,在高空彈跳的橋邊時雪片如鵝毛般飄下,皇后鎮已經好些年沒有下雪,今年雪況不若往年,但是平地碰到下雪的天數卻多過以往,真是件怪事。一行人該有12位,不過團員林醫師嫌拉車6小時太辛苦,所以回程選擇自費搭機到基督城,比我們晚出發但卻會早2小時抵達。車子要開出旅館之前,林醫師還叮嚀我一定要等到他… ,這有點觸霉頭的說法也拉開了驚世奇遇的序幕。

2011完美天天好天南島10日滑雪團

車程的前半段稱的算平順,雖然部份山路上有積雪,但是並沒有影響我們的行程。利用幾個筆直道路的空曠路段飆速補時間,GPS上的預定抵達基督城機場時間大致維持在16:30上下變動。圓滿的假象一直到車子開到咱們第一天中途買SUBWAY潛艇堡的GERALDINE破局。17天團的亞梅教練打電話通知林醫師沒有上飛機;因為天氣轉壞的緣故,皇后鎮機場關閉,而且是到下午1點多才臨時通知,此時我們早就已離開皇后鎮近3小時。沒有搭上飛機林醫師在電話無法連絡到我的情況下,只能先和還在皇后鎮的團員們連絡,再無奈的坐航空公司安排的巴士往基督城出發,可想而知1點半才從皇后鎮出發的他,100%的不可能趕上19:30飛往奧克蘭的預定班機。誰會想到浪漫的白雪,竟成了阻礙行程的原兇,也打亂了原有的規畫。

和林醫師通上電話時,大夥正在層層鐵絲網包起來的基督城市中心外圍拍照 (2011.2.22基督城發生芮氏規模6.3級地震,因為震央在市中心,整個城市幾乎全毀),時間已經接近5點,廢墟之旅原本是為林醫師安排的災難觀光行程,沒有想到反而是我們看到殘破冷清的基督城。原本想要看倒塌的基督城大教堂,但是根本不可能進的去,沒有待多久我們就離開已成死城的市中心往機場前進。

2011南島強震後倒毀的基督城大教堂殘破景像

在聽到林醫師沒有上飛機的消息之後,我就有點緊張,很擔心基督城機場會不會也跟著關閉!?開車時看到大片黑雲攏罩整個大基督城區,似雨似雪的水滴打在前擋風玻璃上,心裡真有點毛毛的,難道基督城真的是被撒旦詛咒的城市嗎!?抵達機場從車上搬行李下來時,天上開始刮風並飄起雪來,這是什麼怪天氣,連基督城都下雪了!還好Check in程序並無曲折,當大家的行李都成功托運,我心裡一塊大石頭也放下,接下來就要搞定林醫師這個石頭,為了輕鬆搭飛機,他把托運行李都放在車上讓我們運來基督城。我一直在注意觀察整個情勢的發展,也利用手機簡訊和還在巴士上的林醫師做資訊交換;

8/14  01:48PM  林醫師簡訊…;

狀況很完蛋,因為大雪Jetstar取消班機,用bus取代,但是不可能07:30前到,租車要趕的話,下雪天很難,我還在機場排隊,看其它air newzealand有無辦法今天飛CHC(基督城)或直接到Auckland,不知道Auckland是幾點的飛機到新加坡?

8/14  05:01PM  林醫師簡訊…;

阿德你的電話不通,我在巴士上,這地方的天氣還好,我在想我有無可能等一下休息的地方租到好一點的車我趕趕看如果晚上還有班機可以趕去Auckland的話,似乎不太可能。或是住一晚,明天搭CHC-Singapore-Taipei,如果團票不能用了,我要自己買單程票的話,可否幫我問一下那家航空怎麼飛比較快又價格合理?新航可以線上直接買,不知道明天的還買得到嗎?頭痛啊。我之前有想到到機場如果發現飛機不飛,那就租車自己趕,沒想到它一拖到一點半才宣布停飛,Jetstar對我所有的問題都雙手一攤說沒有辦法,air newzealand說路應該也封了,行李你建議?造成你麻煩,抱歉先!

8/14  05:35PM  阿德簡訊…;

Yang問司機如果1930可以趕到2010還有一班飛奧克蘭

8/14  05:41PM  林醫師簡訊…;

司機說大概要九點到九點半才到,車一休息就半小時,他開兩小時要休一次,現在才到lake tekapo。

8/14  05:53PM  阿德簡訊…;

那無望了!那Jetstar有說如何處理下一段嗎?CHC機場目前沒有新航的人,台北今天假日也無法找新航談。行李在我這裡,你來再說。

原本我想如果接駁巴士能快一點趕在19:30前到,或許林醫師可以搭到Jetstar最後一班20:10飛往奧克蘭的班機。當林醫師回訊巴士司機表示要到晚上21:00-21:30才會到時,我幾乎就認定他當晚要住在基督城,隔天才能想辦法回台灣了。由於林醫師想了解直接從基督城搭新航經新加坡轉機台北的可能性,所以我從原班機延後一天和基督城上飛機兩種情況去處理。先和台灣旅行社連絡,看看透過旅行社直接接洽新航是否有可能;因為適逢假日,大家都不上班,真的無力幫忙,所以我們只能自力救濟了。由於林醫師的抵達時間設定在9點,我也不可能先開回17團已轉移住宿點的Wanaka,告別還在機場吃晚餐的大家,我就先開車到基督城外的亞洲超市去採買,能夠帶一些有用的食物回去總也是延回的功德一件。要開夜車得先補充能源,所以我又到超市旁的中餐廳飽餐了一頓不道地的海鮮炒麵,然後載著一堆戰利品開車回到基督城機場繼續奮戰。在亞洲超市採買時我就請台灣幫忙查基督城/新加坡/台北的票價和機位狀況,並且在收到回音之後再傳訊給林醫師,這時的計畫就是以買張單程機票從基督城回台北。不過情況在我回到機場後又起了變化!

不提起大風雪,2011的NZ滑雪團好玩的沒得挑了!

8/14  06:18PM  林醫師簡訊…;

你要等我啊,這樣晚上也回不去Wanaka了,陪我住基督城?你本來計畫開車回Wanaka嗎?還是車還了?還搭飛機回去?我應該在Queenstown機場租車的,或許來的及。Jetstar什麼都不管啊!只問我要不要上巴士,排半天Air New Zealand也說九成要停飛到星期二。你可能看一下新航CHC to Singapore是幾點飛嗎!?網路票不知是否要24hr前買?

8/14  06:51PM  阿德簡訊…;

今天搞定你,我還是要回Wanaka,基督城- 新加坡-台北,明天早上10點多,但是新加坡要待一晚,當天接不回,住宿要自理。網上目前有位,價格約1305紐幣,這是台灣旅行社幫忙查的。如果要和新航談原機位延回要明天台灣上班才能問,沒有辦法保証一定ok,而且基督城的新航就飛了。你要等到基督城再自己處理,還是要台北先買?我想網路上是可以訂的。

8/14  07:22PM  林醫師簡訊…;

司機說八點四十五左右到機場。如果到新加坡一晚也不會早一點到家,我不如到了再check,搞到你幫忙救很過意不去,8:45沒有飛機去Auckland了吧,其它公司有九點飛的嗎?你跟我住一晚吧!反正旅館多是兩張床,你休息一下再回去,也幫我出主意,欠你的只好以後還吧..

車子開回到機場,把林醫師的行李拖到大廳的過程中,原本停了的雪又開始下,而且下的更大。我先到Jetstar航空的櫃台,詢問他們有關皇后鎮機場關閉,導致林醫師後段基督城/奧克蘭無法搭機的補救辦法。因為我們原本買的就是艙等最低的特惠票,基本上是無法取消或和延期的,我心裡盤算如果Jetstar可以因天候狀況改機位,那林醫師隔天先搭到奧克蘭,然後我們再透過台北和新航協商調整班機,說不定林醫師還是能用原機票回台灣。如果搭新航從基督城飛新加坡轉台北的航班其實並不順,必須要在新加坡過一夜才能再接到往台北的班機。若是原本團體訂位能調整,那在相同抵達時間的條件下,不如搭機先進奧克蘭。

到Jetstar櫃台詢問,得到的回覆有好也有壞,好消息是他們可以協助改訂隔天早上的班機飛回奧克蘭,壞消息是明天基督城機場可能因為大雪關閉,所以他們提供了24小時免付費電話,要我們電話連絡先確認飛機能起飛再訂位並到機場來Check in。我評估剛才那陣又急又大的雪,明天的情況不是很樂觀,最好今天就能離開這鬼地方,所以我一方面發簡訊給林醫師,建議他今晚有機會就要回奧克蘭,無論花多少錢都要上飛機只有要機位,另外一方面我到NZ航空的櫃台去查詢是否還有班機進奧克蘭。或許是溝通上的誤解,櫃台的回應是10點還有一班,不過那很沒有耐心的地勤根本不想理我,加上我手上又沒有機票,而且又不是當事人,她大手一揮往電腦那裡指指就打發了我。我只好直接去看航班顯示幕,其實紐航的最後一班飛機飛奧克蘭的班機應在20:20起飛後就沒有了,可是因為下雪造成航班大亂,原來該起飛往奧克蘭的班機延後到21:40,我想這就是林醫師的最後機會了。

8/14  07:34PM  阿德簡訊…;

先到再說,如果能先到AKL,也許選擇多一些,新航有早上班機,如果位空,也許他們會讓你上飛機。

8/14  08:18PM  阿德簡訊…;

壞消息,基督城目前下雪,一不小心明天會close。

8/14  01:48PM  阿德簡訊…;

我在機場待命,行李在我旁邊NZ最晚10點,但不知是否會飛。

8/14  08:25PM  林醫師簡訊…;

所以他們的飛機剛好飛走了?這雪離開雪場才跟著我真沖著我來的,我頭很大,不過也放輕鬆了,一個人遇到這樣好過一家人遇到,連累你比較不好意思!十點如果飛,有位子嗎?

 

8/14  0 8:29PM  阿德簡訊…;

最新情報,NZ有一些機會,但等你來了再看情況,Jetstar明天早上會讓你先補位…如果飛機能飛,如果是我會考慮先到奧克蘭,免得被卡在這鳥地方,來了再說。

8/14  08:37PM  阿德簡訊…;

第1部巴士到了,Jetstar職員完全狀況外。

8/14  08:40PM  林醫師簡訊…;

沒錯,明天機場會close的機會很大!我去domestic departure找你!我快到了!

Jetstar從皇后鎮機場到基督城機場的巴士共分成兩班,林醫師後來有發簡訊表示司機說有可能在20:45左右抵達,他應該是上了第二班巴士,因為第一班巴士在20:30左右就到了,可是我沒有看到他。先抵達基督城機場的乘客,都是一肚子不爽,要求櫃台解決他們眼前的問題,不過Jetstar的職員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幾個要轉機的乘客除了抱怨超長的車程,同時要了解後續的安排。我因為要等林醫師到了才能依時間來處理,也只能在Jetstar櫃台一邊等林醫師,一邊看其它人的處理情況。

其實我不敢亂的另外一個原因是,我在大廳來跑來跑去,然後林醫師的行李我就丟在Jetstar櫃台不理,結果被機場保安盯上,要求我不得再丟著行李不管,所以只好乖乖等人。這時我排的優先處理順序是當晚進奧克蘭排第一,如果真的不行,旁邊的Asia Air有班機飛往吉隆坡,或許這是離開基督城的另外一個方法,從吉隆坡回台灣會比基督城要簡單吧!好不容易林醫師終於出現了,有了兩個人會比一個人要方便,機場海關一直盯著我,要我要推著行李行動,不可以把行李放在櫃台旁不管它。我叫林醫師先留在Jetstar處理班機取消和延誤的後續,同時可以看他自己的行李,而我則到紐航的櫃台去排隊,一堆旅客因為班機延誤和轉機問題在改機位和處理住宿。

我去排隊時,原本的長龍只剩下幾個人,等了大約10分鐘就輪到我,很幸運的延遲到21:40起飛的紐航還有空位,但是我們一定得透過網路訂位付款,這個櫃台阿伯很幫忙,因為我們已經不能在線上訂到延誤的這班飛機,阿伯說只要我們先訂到隔一天的機位,他在權限內可以幫我們改成該班機。我趕緊去把林醫師找來訂位,線上最便宜的機票只要NZD89元,二話不說馬上把機位抓上來。但是接下來的付款程序完全不順,我們大概試了N次以上,不論是改訂最高單價的艙等,還是變更填寫資料,好幾次信用卡資料都填好了,最後還是付款失敗。事愈急就愈不如人意,時間不斷的消逝,連櫃台阿伯都被請過檢幫忙還是無法解決,最後的解決的辦法是阿伯利用內部電話訂位付款,不過機票的價格變成NZD289元,這時再貴的機票都要買啦!當出現一線生機之後,林醫師在訂票時,我則忙著想辦法和應該已經到奧克蘭的芬如連絡,因為林醫師如果能在23:00左右抵達奧克蘭,就還有機會和大家一起搭上23:50起飛的新航。

我希望在10天團的芬如教練可以幫忙和新航談一下,看是否可能延後關櫃!?可是芬如的電話一直關機中,後來我在開車回Wanaka的路上,透過在台灣的大不點找到團員小煜的電話,打通後才知道他們的班機也延誤起飛,所以我們在拼命搞機票時,團體也還在空中飛呢!雖然林醫師抵達奧克蘭拿到托運行李的時間,已經接近新航起飛的23:40,但是經過芬如熱心的嚕過之後,新航職員還是幫沒能趕上班機的林醫師安排了隔天早上飛新加坡,新加坡過一夜後再轉台北的新行程,連住宿都搞定,新航真的還是不錯的選擇。

2011NZ大亂跳

8/14  09:36PM  阿德簡訊…;

飛機是1150起飛,你拼一下,還有機會,行李拿到搭計程車。

8/14  10:41PM  阿德簡訊…;

我和芬如連絡了,她會和新航講儘可能等你,不管結果努力拼看看,基督城是受詛咒的城市,出了城一滴雪都沒有,地是乾的,要加油!

8/15  01:28AM  林醫師簡訊…;

謝謝大家的努力幫忙,我只晚了廿分鐘,拿到行李已經十一點四十,飛機準點飛走了。不過我找到新航的辦公室,人都very nice搞了半小時終於確認我明天中午飛新加坡,新加坡住一晚隔天回台北,是晚到一天。都ok了,過境Hotel ok,要睡了,團票ok不用再付錢,其它小問題了,請放心,小心開車,謝謝,來Auckland是對的,至少一切搞定,不用再一直擔心。

考驗才剛開始…

完成使命送林醫師入關後,我也就上路往Wanaka出發,無論如何我都希望能在今晚回去,車上GPS上預定抵達時間是凌晨02:30!沿路上我還是在持續的打電話給芬如,只希望有機會把林醫師一起送上往新加坡的飛機,在打通小煜的手機連絡上芬如之後,我的任務就只剩下把我自己送回去這一件事。車子出了基督城,道路狀況就恢復正常,雪雨只降在市內,車子一直開到Omarama之前,道路狀況一直很好也很順暢。過了Omarama天空開始飄雪,道路也有積雪的情況,鎮中心路旁的道路狀況顯示前方的Lindis Pass是封閉的,過不去Lindis Pass就回不去Wanaka…。我沒有停下還是繼續的往前開,不是想要賭一把衝過去,我只是很一廂情願的假設Lindis Pass關閉標示只是誤放。但是當車子愈深入山區雪就愈大,道路的情況也變差,馬路上的積雪變深了,我開的心跳加速,雖然眼前一切都還在控制當中,只要慢慢的開就好,但是碰到下坡怎麼辦!?難道要在黑暗中裝雪鍊嗎?

直到看到封閉的柵欄,我認命的確定回不去了,此刻的時間是凌晨1點多,和預定到達時間只差1.5小時。我想傳簡訊給小不點,可是山區內手機無訊號,看著地上的大約5cm的積雪,如果不需要等林醫師,按正常時間從基督城返回,大約9點左右就通過Lindis Pass,那此刻我應該是在床上抱老婆呼呼大睡吧!我不想再折返開回Omarama,心想或許一會兒雪就停了然後清理道路,只要柵欄一開我就能繼續上路。雪愈下愈大,風也愈來愈強,掃雪車整晚來來回回大約有4-5回,但是柵欄總是在掃雪車進出時打開然後就關上,每看柵欄開關一次,心裡的失落感就加深一層。

躲在大冰箱等開閘…

冬夜沒有發動引擎的車子像冰箱,而我就在一座大冰箱裡面(12人座的VAN),因為根本沒有預期會在外面過夜,我早上出門時,身上只穿了兩件薄長袖(一件排汗衣和一件刷毛衣),為了省油料,冷到全身都凍的受不了時,我才發動引擎開暖氣,有點暖和就關掉,這樣的情況根本無法睡覺,只能合眼休息。就這樣撐到清晨7點,天漸漸亮了起來,掃雪車再一次要穿出封閉柵欄時,我忍不住下車問司機何時會開柵,司機聳聳肩沒辦法給答案,只說雪一直下就不會開放。情況到此我覺得再等下去也不是辦法,車子油表指針已到最後一格,必須要加油了,只好轉頭退回Omarama看情況再作打算。

無奈返回Omarama雪雨清晨…

加油站的員工說Lindis Pass應該整天都會關閉,我聽了之後心更是冷的直發抖,這難不成我還要再待上一晚!?和我同樣從山上退上來的另外一部巴士的司機,準備轉進但尼丁再看看有沒有機會繞進皇后鎮,這樣的方式必須多花5個小時,但是我想值得一試,所以我決定跟著巴士司機走這一趟。喝了一杯暖暖的熱巧克力之後, 我先和小不點報平安並告知我可能的行程,就隨著巴士上路。車子才出加油站就來了個失控的原地360度旋轉,現在看這是一種警訊嗎!?因為GPS沒有關,目標在WanakaGPS,沿途不下數十次繞道折返,這也是一上天暗示我不要改道的警告嗎!?過了83號公路,接上了往但尼丁的1號公路,不過還沒有到但尼丁我就和巴士分開,因為他還要照顧他車上的乘客,定時要停車休息,所以巴士在Oamaru加油時,我就和他分道揚鏢,按著GPS的指示繼續往前。這是一大失策,我手上沒有紙本地圖,得仰賴GPS的指引。正常情況從但尼丁往皇后鎮應該是開上8號公路,不過眼前的GPS卻是指引我從Palmerston85號公路經Alexandra到皇后鎮,我後來才發現這是一個錯誤的指引(GPS指引的是最近的一條路),後來我買了紙本地圖對照才發現這條路的難度頗大,都在山區裡面轉,不過當下我還是只能按GPS的指引上路。果然隨著車子往山上爬,道路上的積雪就愈來愈厚,不過因為天氣轉晴,向陽面道路的積雪退的很快,我也這樣一路往上爬。大約50分鐘的車程之後,路面的積雪愈來愈厚,而且車子打滑的情況也很嚴重,我看苗頭不對還是停車裝雪鍊。

老天爺像在開我玩笑一樣,天氣突然由晴轉雪,我就在風雪中把雪鍊裝起來。過程中一台四輪傳動車從山上下來,他建議我不要再上了,因為上面的積雪更厚。我當然從善如流,邊裝雪鍊就心裡發毛,有好心人提醒一定要接受。一裝好雪鍊就往山下移動,直到沒有積雪的山腳才拆掉雪鍊,我還是繼續往但尼丁走,因為我的印象裡,2年前從但尼丁開車回皇后鎮,並沒有經過今天的路,所以應該還要再往但尼丁走才對。車子剛回到Palmerston,往但尼丁的車子已大排長龍,我找了一間Inofrmation詢問才知道,目前往但尼丁的路同樣封閉。搞了一個早上還是徒勞無功,而且離大家愈來愈遠,真的是欲速則不達。往上被阻,往前也無路,我當下決定循原路回去Omarama,至少OmaramaWanaka只有1.5小時,比起我待在但尼丁等待要更省時間,就這樣我踏上了此生碰過最驚險的一段路程。

83號前往Alexandra的雪路上…

生死一瞬間…

會選擇回頭原路的另外一個原因是,中午後開始太陽開始露臉,雖然偶而會被雲遮住,但原本積雪的路面逐漸溶解,我下意識覺得封閉的Lindis Pass有可能會提前開放,但是我得儘快通過,否則看雪層移動的狀況,即使開放了但再封路的機會很大。早上來時積雪的路面,回程時大都恢復正常,所以我快速的往回移動,時速一直都維持在時速100km上下,過了Lake Wataki之後,路面開始有些殘雪,這些殘雪就是原本積雪較厚的部份,經太陽照射後,就變成ㄘㄚˋ冰(Black Ice)一樣的雪泥。因為路面狀況的變化,我的車速也同步的往下降,不過大致還維持在時速70-80km左右。一個在太陽突然又躲進雲層中時刻,我剛好開上一個緩上坡,一團的ㄘㄚˋ冰雪就擋在車道上,就在斜坡的最高點,我沒有時間避過它 ,只能握緊方向盤直接壓過去。車輪一開上ㄘㄚˋ冰雪就好像陷入泥沼般,車速突然下降,抓著方向盤的手根本無法操控輪胎…;車子先旋轉了360度,轉回正面之後車輪就往右側的山壁直直撞過去。本來心裡還期望車子旋轉360度後可以停下來,但是當車子不停的繼續往右衝過去時,我心裡暗叫完蛋,此時只能抓緊方向盤,準備接受接下來的撞擊!

車子的右邊(駕駛座所在邊)先撞上去,車頭帶動整輛車往上衝,整個車子以懶驢打滾之姿翻轉半圈,副駕駛座的位置先著地,車子像砸雞蛋般碰一聲落地側翻橫在車道上。不知道我算是嚇傻了還是還很冷靜,整個人坐在駕駛座上時,還在想要怎麼找人幫忙把車子翻正,但是轉頭看到著碎裂的前擋風玻璃和側面玻璃,我才認命的承認這車已不能載人了!此時人還是90度懸空著,我先把車鑰匙拿下來 (這一段我不記得,因為拖車技工和我要鑰匙,我一摸口袋才發現在我身上),然後解下安全帶爬下駕駛座,因為是高頂車,我整個人可以站立在橫躺的車身中且活動自如,我先把GPS拔下收起來,接著我開始環顧我的周遭,看看要如何走出車外!?車後基督城買的食物散落一地,背包倒也在地上。抬頭看著駕駛座的車門離我有點高度,很難再爬上去,車子左側(副駕駛座位置)橫躺在地上的部份玻璃幾乎全破,靠副駕駛座前的前擋風玻璃破了一個大洞(這應是車子落地碰撞的第一點),但是整片碎裂的玻璃還很不服氣的黏在一起。我試著從破裂最嚴重的部位踢了一下,這應是我可以離開車子的通道。我趴下來用力的推開玻璃往外鑽,出來後第一時間就打電話給小不點老婆報告事故發生,但是一切平安,是的我全身上下幾乎完整無缺,除了右手掌上有道割痕在血不斷的流出,這可能從脫身瞬間被碎玻玻璃割的。

翻車事故現場…!

 

和小不點通完話時,我已經在翻倒的車子周遭繞了一圈,我開始找租車公司的電話。照著車身上的電話打過去是租車公司奧克蘭總公司,接電話的小姐要我直接和基督城分公司連絡,背包還在車內,我手上沒有筆。一輛應該是我發生事故後經過的車輛停在前面,一個大媽拿著相機對著事故現場猛拍照(她大概要去PO網路吧),我試著和她招手求援借筆,但是她不理我,沒有辦法就用手指把電話號碼寫在路旁的殘雪上。此時又停下來兩部車,其中一部車是由Ohau開旅館的Carig夫婦,他們給了我最大的協助。Carig幫我告訴租車公司我目前的位置和現地情況,又幫我打電話給救護拖車。因為橫躺的車身佔據了大半個車道,Carig從車裡找出拖車繩索,利用他自己的四驅車把車子先拖到路旁。Carig的車子是個百寶箱,因為他連OK繃和毛毯都隨身攜帶;因為玻璃劃破的右手掌一直流血不只,我先前只能一直用路邊的殘血冰敷,但是雪一融就又流血,Carig從小包包裡掏OK繃幫我貼住傷口,又給我2片備用。為了等待拖車我就一直站在路邊,2件單薄的長袖真的不太有凍頭,Carig大概看我全身縮成一團,所以請我上他的車取暖等候拖車到來,他老婆還拿了一張毛毯要給我蓋。其間路過的車輛幾乎都停下來詢問是否需要幫忙,還有醫師主動表明身份看是否需要急救,真的讓人感受到紐西蘭人的溫馨。不過我有點困惑的是,在我發生事故之前,我的前後幾乎沒有同向的車輛或對向的車輛經過,可是翻車之後,道路上的車輛竟一輛接著一輛來來往往!!!

Lindis Pass是基督城開車前往皇后鎮必經之高地

拖車大約半小時之後才到,看到龐然大物倒地,拖車技工有點傷腦筋,他得再另外一輛車來幫忙。技工先把事故現場前後的警示錐給架起來,再請Carig幫忙先把我送回Oramara鎮上的修車廠(就在MobileE加油站旁邊),熱心的Carig夫婦很夠意思的把我送進修車廠,還幫忙安頓我,在修車場二樓找了個有沙發的房間要讓我休息,但是我還是堅持留在一樓等車拖回來。確認事情都OK了,Carig夫婦才離開,真的很感謝他們,可是我卻無以為報,要請他們喝杯咖啡他們也不肯,後來Carig挑了二枝冰棒算是接受我的謝禮。大約過了近2小時,拖車技工才空車回來,我並沒有看到我半毀的車體,拖車司機拿了幾個塑膠帶還要我和他上車,司機把我載到鎮外的一處廢車場,終於看到被扶正的破損車體。問司機這車不拖回修車場處理嗎!?司機搖搖頭說這車損壞太嚴重已經不能開了!我聽了還楞了一下,又重覆問一次這車就不要了嗎!?司機點點頭。我腦袋開始一堆亂七八糟的符號,這車就報廢了,那不就是整台車都要賠?我不敢想下去,因為司機開始要我清點車上的物品,除了GPS的電源線外,其它都是食物,我把大部份散落的食物都裝袋拿走,跟著司機又回到修車場,天啊這車就這樣Game Over了嗎!?回到修車場後,在徵得司機的同意,我3度打電話給租車公司,因為我必須要請拖車司機和租車公司報告情況。從修車司機的回答,我想租車公司應該也有點驚訝車輛損壞的情況,他們的對話結束後,租車公司告訴我,原則上情況他們大致了解,但是因為保險理賠的責任釐清還須要再確認,他們必須和奧克蘭總公司報告,有了結果才能和我做進一步的討論。租車公司在要了我的行動電話號碼和電子郵件信箱之後,整件事情就算告一段落,再來就是要解決我今晚的安身之地。事實上原本預期全天關閉的Lindis Pass真的在下午短暫開放(要上雪鍊才能通行),不過天色一暗就又關閉,我在修車場等待時打電話給小不點,小不點說要到Omarama來接我。確定Lindis Pass又關閉後,我就打電話給小不點道路又封閉不用來接我,可是小不點的電話不通,我發簡訊也沒有回復,此時已經接近7點,天幾乎全黑。拖車技工和加油站員工都一直要我打電話確認她是否出來,怕她會出問題,而且出來也是無功而返,可是電話就是不通,我開始擔心小不點老婆的情況。

我打電話給在Wanaka的其它人,小不點是一個人開車出門,她要先進皇后鎮處理不合適的雪鍊,搞定後再來接我。每隔5-10分鐘我就打一次,可是小不點的電話就是收不到訊號,我想到我在封閉柵欄前等待開閘時電話也是沒有訊號,那小不點是不是正在某個山坳處被卡住急待救援中…!? 菜英文的她一個人會不會無法找人幫忙…!?大約等到9點多才接到小不點回電,原來她還在皇后鎮處理雪鍊,而沒有訊號是她的手機離奇的當機,無論如何總算能放下心。其實小不點為了搞定雪鍊也發生了不少事,先去JUCY換雪鍊末果,又到處找不到可用的雪鍊,還差一點被卡在皇后鎮,這些插曲就讓小不點自己報告她的悲慘心路歷程。確定Lindis Pass又關閉,我就死心去找旅館準備在Oramara過一晚,沒有浴室沒有廁所的房間就要NZD50元,不過有比沒有好,而且我真的需要一張床好好的休息一晚,到公共浴室沖熱水澡洗去二天的疲憊,把手機關機,備用的手機電池只剩下一半電量,明天還要撐整天,和衣躺下去就無知覺到天明。

 

Omarama Mobile 加油站有附汽車維修和故障拖車服務

一條艱難的回家之路…

時間到了8/16的星期二,離開皇后鎮後已步入第3天,我還是在Omarama,天空的雪還是繼續在下,Lindis Pass的情況比昨天更糟,因為今天連太陽都看不到。早上草草吃了2片土司就到Mobile加油站打聽消息,很令人沮喪的消息是Lindis Pass可能整天關閉。話雖如此我是抱著一點點的希望,因為昨天也是同的論調,可是在太陽露臉的下午Lindis Pass卻短暫的開放。我先去找了拖車技工問明廢車場的位置,因為我覺得我應該把12人座VAN上面的雪鍊拿回來,雖然車子要報廢,可是租車公司可能還是會和我要雪鍊(一套要近NZD300)。看著半邊完整但是另半邊毀損的VAN,我心裡有深深的感觸,昨天那場惡夢始終揮之不去,唯一幸運的就是我完好無缺。從後車箱把雪鍊拿了放入袋內,又重新踏入凌亂不堪的車內,技工把原本散落一地的車燈殘駭都檢起來放在車內,我翻著翻著竟然看到一罐亞洲超市買的沙茶醬,把它收進背包裡,它還有食用調理價值。我把手機拿出來,把整車情況錄影拍下,這是留給自己的見証紀錄,証明我曾死裡逃生過 (不知是不是老天要我忘了這件事,拍的相片和影片都離奇失蹤…)。臨走前我試著用留在車上的鑰匙發動引擎,車子逞強似的發動成功,不過電池警示燈一直亮著紅燈,看樣子很快它就要步入死亡。關掉引擎背起雪鍊,再回頭看看它後默默的走開,心裡有種淒涼的傷感,是我殺死了這正青春年華的VAN…真的很對不起!

被拖到廢車廠的Van最後巡禮…

背著要帶回Wanaka的食物走回Omarama鎮中心,被卡在在這裡的車子愈來愈多,大家都是要經Lindis PassWanaka或皇后鎮的,看服裝配備不少人都是要去過滑雪假期的,不過現在都被困在這裡。一部載滿滑雪客的巴士在苦等2小時後,決定原車返回基督城,我則買了一杯巧克力窩在咖啡廳裡等候,看看是否有好消息。小不點本來是準備今天送大家去滑雪後,就再開到皇后鎮處理車子續租和雪鍊的問題,然後再翻過來Omarama接我回去。早上確認10點前不會開放,我就發簡訊告訴她路不通,所以她在送其它人上山滑雪之後,就和亞梅教練2人到皇后鎮處理租車事宜;因為12人座的VAN報廢,所以原本我們昨天下午就該退租的8人座得續租,同時還得想辦法再多租一部小車才能容納的下17天團的10人。情況真的很不妙,根據和小不點通電話了解她們在皇后鎮機場的情況,皇后鎮被大雪封鎖,加油站無油可加,超市缺貨上架,連租車公司也門可羅雀因為無車可租,不要說再租一台車,連目前的8人座租車公司都不肯讓我們改回基督城還車。我開始思考回基督城找車的可能性

又一部行程受阻的巴士準備返回基督城,我和司機商量可否讓我付費搭便車?在司機確認可載我同行後,我先打電話回原先租12人座VAN的租車公司,查詢是否有可能再提供我另外一部12 人座,答案當然否定,因為理賠細節還未談妥,他們無法也沒有車子可以續租給我。在確定要回督城,我就打電話給小不點請她幫我在機場找其它租車公司的連絡電話,我把四袋食物寄放在拖車場,只帶走雪鍊,拖車司機說大雪天,雪鍊很值錢帶著比較安全(沒有車帶著雪鍊不知要幹什麼)。等我上了要返回基督城的巴士,第一件事就是開始打電話找租車公司;事情的變化總是多變,我還沒有打完第一個電話,就發現司機沒有直接往基督城出發,巴士轉進昨天發生事故的83號公路。再次和司機確認,原來他要先進但尼丁放乘客休息,隔天再換另一部巴士進皇后鎮,然後他才空車回基督城,那我到底是要在但尼丁下車還是基督城呢!?真的是昏倒。我算了一下時間,如果按司機的開法,我到基督城的時間應該已是深夜,根本不可能取車。我開始考慮在但尼丁取車基督城還車的租車可行性;大雪造成的問題比我想像還嚴重,THRIFTYBUDGETHERTZJUCY,我手上有的4家租車公司電話都打了,結果答案都和皇后鎮機場一樣無車可租。不要說12人座或8人座,連5人座都沒有,BUDGET只剩下一台手排5人座問我要不要租,我心裡真的又是一堆符號,這場雪真的搞亂了所有人的生活步調。

從Omarama經Lindis Pass到Wanaka只需1.5小時車程

出了83號公路往但尼丁的1號公路,司機把我叫到前面去,他說他的行程改了,原本他要回基督城,但是巴士公司現在要他開到但尼丁待一晚,然後隔天原車進皇后鎮/Wanaka。如果我要回基督城,可以到但尼丁再搭另外一班晚班巴士,不然就和他明天一起進皇后鎮。我心裡其實已經不想去基督城,因為這只是浪費我的時間(其實我更應該繼續待在Omarama),眼前之計我只能到了但尼丁再找找其它的租車公司,看看有沒有機會找一部車,因為我們至少需要再一部5人座車。車子在5點左右抵達但尼丁。司機透過無線電又收到最新消息,從但尼丁到皇后鎮的道路通了,早上就有巴士從但尼丁進入皇后鎮而且又開回但尼丁。這對我和對車上其它的乘客都是好消息,因為大部份的人都想要當天進皇后鎮,不過司機今天的開車時數已達上限,所以他明天才能再開車進皇后鎮。當司機又找我想了解我的動向時,身後近半數的人都已經決定要租車進皇后鎮,看到那麼多有志一同的人,信念上覺得希望無窮,可是心裡還是有點納悶,他們都不擔心租不到車嗎!?我在車上找了4間租車公司都無車可租。司機熟門熟路的找到了THRIFTY,一群人到了門口卻不得其門而入,因為辦公室內沒有人值班,我探頭望進去還有2-3部小車,好像有租到車的機會,有人按門口的電話打過去,得到的答案是沒有車了!!!無車的消息好像澆熄大家趕往皇后鎮的意志,本來舉手要租車的人都改變主意決定在但尼丁待一晚,明天早上再搭同班巴士進皇后鎮。巴士司機問我的意願,因為我已經和小不點連絡上,如果租不到車,她會開車到但尼丁來接我,所以我還是以今天能租到車為首要目標,真的不行就等小不點來。

當司機把所有人都送進旅館後,全車只剩下我一人,我請司機送我到市中心,我準備自己搭計程車到但尼丁機場碰運氣,因為機場的租車公司最多。巴士司機開車到一處紅綠燈,我轉頭一瞄竟然看到AVIS的租車標幟,趕緊請司機讓我下車,要把握每一線生機。這是一間MOTEL,雖然是AVIS的特約還車和租車點,可是他們沒有辦法直接接受租賃,又被潑了一盆冷水讓人心情盪到谷底。櫃台的阿媽蠻熱心的,她嘗試幫我打電話到給但尼丁的AVIS,可是打了2次都沒有人接電話。我本來想要直接搭計程車去但尼丁機場,但是走了幾步又走回來,請阿媽借我黃頁電話簿,先打電話問看看,應該會比莽撞的衝過去要更有把握。照著電話簿順序一間一間租車公司開始打,甚至包括先前打過那4家我都重新打了一次,電話打了不下20通,但是有通的都是無車可租,沒有通叫我留訊息的我想今天也不可能連絡我,我的信心指數只剩下個位數,真的得等小不點來接我了!謝過熱心阿媽並且電話本還給她,她應該可以看出我失望的眼神,對於我沒有租到車也感到遺憾,誰會想到曾幾何時,租一部車竟然有這麼困難,大概也只有這種誇張的下雪天吧!臨走前阿媽給了我一張AVIS的租車介紹,我隨便翻翻看到0800的免付費電話,剛才MOTEL阿媽幫我打的是但尼丁AVIS電話,那我就來試試免付費電話死馬當活馬醫。電話接通按指示選擇接上服務人員,我提出我的租車需求,服務人員請我稍待片刻,聽了一段音樂之後,服務人員又上線,筨案竟然是有車”…,真的是太出我意料之外!為了怕我的破英文聽錯,我又重覆了一次需求;今天就要租但尼丁取車基督城還城,服務人員滿嘴”YES”,唯一的要求是要我在19:30前抵達但尼丁機場。沒有想到在完全絕望之後,又奇跡似的重見光明,掛上電話高興的和阿媽道謝,再請她幫我叫計程車。我邊打電話給小不點,叫她不用出門了,她和雙梅 (亞梅和廣梅)才剛從Wanaka出發,此時我已搭上計程車往但尼丁機場殺去。當開著紅色Toyata Camry離開但尼丁機場時,握著方向盤的手感覺有點不真實,但是心裡是激動的,歷經無數波折與千辛萬苦,堅持到底的意志力真的讓我給租到車了!

從Omarama進83公路轉85公路進Wanaka需時4小時以上車程

離開但尼丁機場的我壓力沈重緊張萬分,這不知道是撞車後的恐慌症,還是被突如其來的一陣冰雪雨給嚇到,如果又被卡在半路上,我可能真的大崩潰。拿著車鑰匙走前往停車場找車時,天空正下著急促的冰雪雨,夾雜的粗顆的冰粒的雨,把整片前擋風玻璃都被黏住,我心頭一緊,通往皇后鎮的8號公路不會又封起來吧!?之前來機場的計程車上,司機還建議我如果有可能最好租四輪傳動的車子,否則一定要租雪鍊,因為他聽廣播往皇后鎮的道路雖然通了,但是部份路段仍需要裝雪鍊才能通過;看著下不停的冰雪,我心裡有顆大石頭一直往下沈,我的手機已經無電自動關機,現在我不可能打電話給小不點,只能靠我自己。我開車繼續往皇后鎮前進,心裡一直祈禱老天爺不要再耍我,就讓順利的和大家相會吧!幸運的是車子轉進8號後,天空不再下雨,路面也漸漸變乾,走到半途連天上的月亮都半掩半露,這才讓我緊張的情緒逐漸舒解。路況比想像中好很多,大部份的路面都很乾淨,只有部份海拔較高的路段會有薄薄的殘雪,根本不用上雪鍊,當車子開到Alexandra,我就對後段行程放下心。車繼續往前經過Cromwell到達Wanaka,在離開皇后鎮60小時後,我終於回到小不點所在的Wanaka小屋。拎著12人座VAN的雪鍊走進房內,我和小不點彼此並沒有激動,她只是煮了我最愛的辛拉麵加蛋給我吃,洗澡換衣這一夜我倒頭又是無知覺的昏睡。

快快樂樂滑雪不是很好嗎?

2011重生…

紐西蘭人會對2011記憶很久(我也是),2月份的基督城大地震,把地標大教堂 給毀了!這次814-16日發生的事情;北島的紐西蘭首都威靈頓21年來罕見的降雪、但尼丁關閉對外道路、基督城機場因雪關閉、皇后鎮機場因雪關閉、但尼丁機場因雪關閉、皇后鎮/WANAKA因大雪對外道路封閉2天、但尼丁機場80人滯留過夜。而我同樣會記得這場大雪讓我留下的人生歷練;基督城機場求票、Lindis Psss 6小時雪地待命、連續30小時夜未眠、83號公路翻滾、60小時不得其門入Wanaka、但尼丁用5%電力的手機狂call租車公司

返回台灣那天,在基督城準備搭機往奧克蘭再經新加坡回台北的等候時間,發現中華電話發的警示簡訊,8月份電話帳單已破NT$10000元,我和小不點2人對望苦笑,這次來紐西蘭我們的大大的破財,電話漫遊費、車毀賠償、車禍之後重新租車的費用,這一切我們就當是花錢消災,只希望接下來能永保安康。這次紐西蘭南島的雪災事件,真的比預期要嚴重,狀況處理的複雜性和多變性也常超過我的能力範圍,不經一事不長一智,真的要身歷其境才能了解,每一次的規畫盤算被打槍,真的到最後會有投鼠忌器的遲疑,有種震憾教育的衝擊。來皇后鎮/WANAKA滑雪超過15年,白色皇后鎮也只有從明信片上看到,這次真的是開了眼界,也可想而知這次的全面性大雪有多麼不尋常。當拖車技工在和租車公司報告車損情況時,從他們的對話當中,我隱約可以了解,租車公司想要了解這起意外是否是有人為因素,諸如行車速度,駕駛者疏失之類。不過技工一直和租車公司強調我是“極端幸運”(Extremely Lucky),我聽到他講了好幾次。因為我除了手掌一道割傷之外,全身上下完好無缺,連碰撞都沒有但是車子卻全毀了。技工向租車公司的解釋是,意外的發生和天候路況有關,路上就這麼一塊Bace Ice,左右2線道的馬路,一般情況我也不可能躲到對向道,車輪開上去是直是歪,全在一瞬間老天爺的決定,任何人開上去都有可能發生相同的情況。我也在離開基督城前到原租車公司填了一份事故調查表,至於最後的理賠金額還有得吵了。我蠻感激拖車技工的說法,這讓我的自我過失責任壓力減輕不少,不過捫心自問,我是有值得檢討的地方。

如果我的車速再降慢一點,我想我可以無害的通過那一小段ㄘㄚˋ冰雪。近30小時幾乎沒有睡以及超過20小時的駕駛,說體力和專注力沒有下降,我想那有點騙人,因為我不是超人,疲勞之下反應力和判斷力都有點遲緩,我看到前方ㄘㄚˋ冰雪的正常反應應是降速,而不該是維持原速往前。就像小不點常掛在嘴邊說的『千金難買早知道』,買一個財去人安樂+人生難得經歷,心會痛但是值得了。這次的翻車事件,我衷心的感激停下來的路人們,除了第一個大嬸看到翻倒的車停下來是猛拍照外,所有的用路人都是停下來主動詢問是否需要幫忙,拖車技工、加油站老板娘、路人們,所有的人都說我很幸運,依車損的情況我竟然毫髮無傷,的確是這樣,現場看到車子損毀的情況再對照我完好的和他們招手道謝,反差真的很大,連我自己都覺得有點像作夢。在飛往新加坡的飛機上,我努力的完結這篇文章,也希望能同時把災難一起結束掉,2011我重生的開始。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