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個多小時的飛行後,飛機降落在溫哥華機場,不變的出關程序後拿到了雪板和行李,雖然是春初的3月底,但還是頗有涼意。很容易就找到了前往Whistler/Blackcomb的巴士,不是第一次來了,但是目標不同心情就不同,可以一舉拿到CSIA Level 1嗎!?患得患失真的很不好說,不然就不會偷偷摸摸的進行,這臉丟不起啊!

生憂患死安樂

10年前就動了心思想考張國外滑雪証照,但是一直未付諸實現,畢竟沒有動力就沒有執行力  –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印証了我的心態。當初會辭掉幹了13年的協會工作,真的是想徹底的改變,除了是對滑雪大環境厭倦,再來就是覺得年紀愈來愈大,老婆有了女兒都兩位,早就應該收心為前途奮鬥。可惜現實和理想完全不同,做了13年的滑雪活動,一腳踏進完全不同也不懂的領域,萬事通的大老板遠在泰國很難時時溝通,與同在一個辦公室的親戚沒有辦法對話,這樣的工作愈作心愈累。在之前合作旅行社老板的引誘之下,我還是重操舊業,回到最熟悉的滑雪領域。

計畫趕不上變化,幕後操盤過了一個冬季之後,我竟然變成了前東家眾長輩眼中的大叛徒,對立的情況讓我開始認識到,原來的光環都不能再拿出來用,什麼國家級滑雪教練証只能收起來,如果要繼續做滑雪活動,就得想辦法取得可以擺出來的憑証,就這樣決定利用台灣滑雪季結束的三月份,告別家人來到加拿大考照。即使基本的英文聽說好像可以,但是國中三年英文紅字對我造成的陰影一直都存在,想到要用英文做滑雪教學,心裡那道檻就是無法跨越,這也是說了很久要拿國外滑雪証照,但一直沒有訴諸實現的另一個原因;但是現在就是硬著頭皮也要上了。

透過Whistler網站訂好了CSIA Level 1的考試課程,一張機票飛來加拿大,訂的是多年前自助滑雪來Whistler訂過的YH – Shoestring Lodge(這間大碗滿期物超所值的YH已在2006年結束營業),雖然離Village NorthFree Shuttle還要走路5分鐘,但是比起要搭付費BUSUBC Lodge要方便很多,即使用走的都能到纜車站,更不要說它自己也有Shuttle,抓到時間回Lodge不是一般的方便。Shoestring只能跟陌生人share床位,謹慎的處理個人貴重物品,我還是覺得這裡是Whistelr 區低價住宿中最好的選擇。

為了能有最充份的準備,提前了二天到Whistler來暖身,希望用最好的狀況來面對考試。很感謝Peter Chow陪滑並改予考試的的建議,來自香港的Peter擁有CSIA/CASI Level 2雙証照的資格,在Whistler ski school工作好幾季,對於雪場和考試應對都很有經驗。對於一個空有口號但沒有計畫的我來說,他對我在考試上的幫助是很多的,尤其是教學部份 – Safty…Safty…always Safty,考試過程一定要以安全為第一考慮,英文不好沒有關係,安全動作不能少;滑行前記得回頭看一看,確定沒有下滑者才出發。又如教學時一定要著重安全提示,比如下滑前要先確認後方,雪場的標示要嚴格遵守,要先告知學生要在那裡停下來。我來加拿大考照很低調的進行,所以也無法事先和熟識的溫幫朋友索取CSIA教材和詢問考試應注意事項,簡單的說我是在確定要考試但毫無準備的情況下來到加拿大。一心想著船到橋到自然直,看現況見招,就這麼衝啦!

粉墨登場

200445日,這是我的CSIA Level 1課程第一天,一早從Shoestring扛著雪板走路來到Whistlr Village,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按照規定時間地點報到,大概事前都作好了事情佈署,大家報到時都已分好組別,大家就按報到櫃台工作人員的指引各自向各自的教練兼考官集中,當各組人數到齊自行帶開上纜車展開一連4天的訓練課程(含最後一天的技術及教學考試)。我簡單的談一下CSIA Level 1的整個流程;

標準的CSIA Level 1課程共有4天,每一組約5-6人,由兩位考官輪流上課,我們第1天的課程教學和最後1天的教學考試考官是Melanie,中間2天則是由其它組的考官Kim擔任教練。頭一天的課程主要是放讓大家了解何謂CSIA5 Skills –  Stance & Balance/Pivot/Edging/Pressure Control/Timing & Coordination,2-3天換由另一位女考官Kim擔綱,除了繼續修正我們的動作之外,同時我們要開始了解和演練教學 Fast Track to Parallel。第4天基本上就是考試日,所有的參加學生都要一同參加技術考試,技術考試分為Wedge Turns(全制動轉變)Parallel Turns (併腿轉) Free skiing (自由滑行),大家事先都按順序編號,再依不同的項目設定出發順序,而考官們統一站在終點線附近按對滑下來的自己學生打分數。考完技術後再分別帶開進行教學考試,考試時的學生就是你的同學,教學考試全程大約會在下午1點結束,考完就解散,等著下午的成績發佈。

白天雪場實作上課,每天雪場實作課程結束後,會全員集中在會議室繼續上室內課,由各考官輪流上台主持,課程內容包括了所謂的CSIA 5 skillsTurn PahseStudent Center Teaching,錄影帶分析滑雪姿勢的錯誤動作與5 skills的關連,也有預先設計的問題來詢問我們這些學生求正解,我一開始對這種要講話的場合有點緊張,好險老外都有自動舉手發言的習慣,我就樂的當聽眾或是翻教材找答案。第一天室內課發下CSIA的教材課程,考官要求我們回去要把標示的重點頁數事先研讀,為了能夠跟上進度,以及了解CSIA慣用的滑雪專有名詞,每天晚餐後就在交誼廳努力研讀教材到深夜,同時要和時差和英文拼鬥,很久沒有那麼努力了!第3天室內課結束後就針對隔天的教學考試題目抽籤,讓大家有時間先準備,這是蠻人性的。最後一天的全員集合其實就是成績發佈,考官們會先發佈技術考試通過和教學考試通過的名單和成績信封;這個意思就是沒有通過考試,未來要補考。沒有在前面發佈名單的,就是通過CSIA Level 1考試的人。

補註:

  • 自04/05雪季,CSIA的教學考試就不再事先抽籤而是考試現場直接出題。
  • 07/08雪季,CSIA的技術考試不再集中測試,而是由各考官在上課中間考評。
  • 配合加拿大滑雪場要求,現行的CSIA Level 1縮短為3天,CSIA Level 2縮短為4天,事前要先完成線上課程時數和作業。

試鍊與蛻變

很幸運的在4天的課程之後,我順利的完成了設定的目標 取得CSIA Level 1的証照;帶著犒賞自己而買的SNOWBOARD+BINDING,快快樂樂的返回台灣,一切都如童話故事般的圓滿。但是細細回想整個過程,我很必須要感謝2位考官和諸位同學,在訓練期間和考試中給我的幫助,沒有他們我可能沒有辦法真正的改變腦袋中的滑雪觀念,也無法在未來逐步的向上提昇滑雪技術!

上課的前2天,按照我眼睛看到耳朵聽到的種種,我自認為教學考試這一環節弱點外,滑雪技術應該足以應付CSIA Level 1考試(同學技術不會比我強),但是我的信心在課程第3天結束幾乎被打破,也對自己考試過關可能性產生很大的不確定感,本來只是覺得英文教學不太行,怎麼連滑行都出問題!?主要的問題出在對Turn Phase(轉彎程序)認知,Kim – 我們的第2-3天課程教練很注意小細節至少我覺得;我們第3天上午的教學練習中,Kim找了一處緩坡讓我們輪流扮演教練試教,輪到當學生的就一直爬上滑下,練習過程中Kim突然開始盯上我,她不太滿意我的Wedge Tunrs (全制動轉彎),她一直說我滑行不對。私下求助同組的同學們,他們一致認為我的Wedge Turns很標準,看不出來底出了什麼問題。我不斷的調整都無法符合Kim的要求,她終於爬到坡上親自示範,從她示範我的滑行方式,和她希望我改正的滑行方式中間去對比,簡單的說就是我的Turn Phase是錯誤;當下我外表是努力的去配合她的要求修正,但是我心裡是很不服氣的;這麼多年來的教學訓練,即使在日本SAJ的觀摩訓練,從沒有教練認為我的Wedge Turns有大缺點。明明我就很熟練的用內半字站姿控制雪板的滑行路徑,她卻在枝微細節中挑我的毛病,有的有差嗎!?雖然我可以了解我的滑雪和Kim的要求之間的差異性,但是要在短時間內改變控板方式真的很難,只要一個疏忽,動作就又回到原樣,尤其是不服氣的時候,動作更難改。堵著一口氣讓我整日的訓練都不順,教學試講也愈教愈差,從教練的眼神就知道,她很不滿意,好險明天她不是考官,不然我真的覺得我的教學考試應該是註定要被當了!

這一天訓練課程結束,Kim帶著所有人滑下山,準備上室內課。我故意滑在最後面,開始把我會的所有滑行模式 – Long Turns/Short Turns/Carving Turns…,一個一個拿出來帶入Kim所說的Turn Phase,再和我原先的滑行習慣模做比較。滑到Carving Turns時,我發現我只能在依據CSIATurn Phase情況下做出來,我的問題真的出現在Turn Phase!回房間後我把CSIA 教材拿出來重新研讀Turn Phase這一章節,這時我真的很感謝Kim對我的雞蛋裡挑骨頭,她讓我對於CSIA的滑雪理論有了進一步的深層了解。

考試前一天的最後一次室內課抽籤,我抽到隔天教學考試的題目是『Straight Running to Wedge Turns』!鑒於教學試講練習不是太順,一直被教練糾正讓我很是困擾,思來想去我的對策是把台灣教學的那一套搬出來,直接改成英文照表操課。整個晚上就像白癡一樣在Shoestring Lodge的交誼廳自言自語走來晃去,努力的背熟流程,全部課程重覆了3次以上,一直到記熟才結束。考試當天技術考術結束,我們這一組就由Melanie帶開直接進行教學考試,抽到同樣『Straight Running to Wedge Turns』除了我還有一位年紀偏大的媽媽級同學,她兒子也同時同梯參加考試。媽媽同學教到一半被考官停了2次問問題,然後建議調整課程,結果媽媽同學當場傻掉不知道怎麼繼續,結結巴巴之中被Melanie中斷 我想她被當了(後來發成績的確教學沒有過),這讓我壓力更大。很快的換我上場,我按著台灣的教學程序一步一步的進行著,謹記之前訓練的要領 廢話少一點,多示範多讓學生練習。前半段沒有什麼大問題,一直到教轉彎,台灣的教法是壓左腳轉右邊壓右腳轉左邊,我用英文直譯出來後,Melanie馬上喊停,並且直接用動作做出所謂的『Push left leg to turn right』造成的錯誤操控模式,然後就馬上問我要用那一個字才正確,我腦袋瞬間打結我那知道那一個字。旁邊的同學小小聲的說了『Pivot…』,我馬上跟著唸一遍代替,Melanie很滿意的點點頭;『Ok, go on…』!我的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但是還是定下心繼續教學,但是關鍵字全部改成『Pivot』。我永遠都記得這個字,從此以後,我的滑雪教學裡面再也沒有壓什麼轉什麼,只有Pivot』才是王道

*『Pivot』的中文解釋為『軸心轉動』,這是近代滑雪理論基礎上很重要的一個單字,沒有它所有控板動作都不成立…包括Carving!

補充附記:

再重新把這篇文章翻出來做部份修改,距離考上CSIA Level 1已經超過10年以上,隔(2005)年我重返Whistler取得我的CSIA Level 2,同時很幸運的拿到CASI Level 1証照(snowboard)2007年在紐西蘭考上CSIA Leve 3証照,2008CASI Level 2也到手!回頭反思,當年覺得困難重重的CSIA Level 1反而最簡單的,但是我很高興能在CSIA Level 1考試時,碰到2位對細節都很重視的女考官MelanieKim,她們把我的基礎打的紮實,因為她們的緊盯,使我對CSIA滑雪理論有更深一層認識,隔年參加CSIA Level 2考試時異常的順利且高分。

我的滑雪學習大都是自學,再加上以受到日本、韓國滑雪文化的薰陶,對於滑雪理論基礎是薄弱的。日、韓很強調滑雪者本身的技巧,動作分析能力強但都是單純的針對缺點去修正。其它系統我沒有特別研究,但是以我接觸的加拿大系統,他們把所有的滑雪問題區分成5大項,也就是所謂的5 Skills(這一部份在2016年之後CSIA已經又有了改變);拿seat back(後坐)基本上是Stance & Balance問題,可是也會影響到Pressure Control。當我們設定為S & B的問題,我們就用S & B的練習去處理;可是我們若設定為Pressure Control的問題,那就是用Pressure Control的練習來調整,也就是分析歸納變成很重要的一環。我還是要重覆『Pivot』這個字,因為Melanie的當頭棒喝,我對這個字永生難忘,滑雪者如果能搞通這個字,滑雪技術絕對會有長足的進步。

我考CSIA Level 2時中間2天的教練Buckley,他很執著的在修正我的Short Turns動作,但是Level 2只需要滑Middle Turns即可。他在纜車上和我說,我的技術水平超過同組所有的人,他現在教我的東西已經超過CSIA Level 2,我可以不鳥他,但是如果我好好的練習,我才會超越現在的自己。我其實是蠻感動的,他的話也讓我想到了前一年一直盯我的Kim,我相信她也是用相同的角度在push我。多年後我才發現到,根本沒有考官會在Level 1考試裡緊咬著Turn Phase打轉,這些考官都是為了提昇我的技術而對我吹毛求疵,才因為打造成未來CSIA Level 3的我。

很多考過加拿大ski/snowboard一級証照的教都會認為很簡單,尤其是現在3天就可以速成,還可以用中文考試。但是對我來說,不管是ski還是snowboard一級考試,對我在未來的技術提昇,都佔有很大的幫助和影響。一級考試是考教練的基本技能,這中間包含了滑雪技術原理的基礎,沒有穩固的基礎,怎麼能繼續的往上提昇!?我一直和年輕的教練反覆重點就是在基礎要打好,不是拿到証照就好,而是要好好的基礎打好。這篇考試文初出時,我很低調的用了另外一個藝名發出,重新修改的文章和原文有很大的出入,主要是心態上的變化。我會重新翻寫某個角度也是為自己留下一個紀錄 莫望初衷!(最後一次修改於2021.05.24)

阿德的CSIA Level 1成績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