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我的腳很累,可以休息一下嗎?』;從後面趕上來的YF一屁股坐在雪地上,氣喘喘的向趴在雪地上喝山泉水的我喊著。2個台灣來的小白,身處在Val Mezdi滑道的中下段位置,這裡盡是被雪覆蓋的大石頭,一顆顆成形的大饅頭,減緩了我們下山的速度。我知道YF的體力已到了極限,看看手錶距離最後一班纜車祗剩30分鐘不到,我們下山之後,還得再翻過一個山頭,回到住宿的Val Gardena區才算解除危機。雖然目視距離就可以看到山下的J-BAR還在運行,可是誰曉得下山還有多少挑戰?我們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到纜車站?

義大利北部的Dolomiti Superski 12個獨立滑雪場總成的超大滑雪場總成,全區含蓋了近450條纜車,滑道總長度達1200km,號稱是全世界最大的滑雪區。雖然說是一張纜車票凸全12區,但是這12區佔地遼闊,部份滑雪場可以靠纜車連接相通,可是沒有纜車相連的滑雪場,不見得會有巴士可以利用,甚至單區的滑雪巴士都是需要付費,對於沒有個人交通工具的外地滑雪遊客並不是很友善。

Dolomiti Superski 3D地圖連結 https://ski.realitymaps.de/DolomitiSuperski/

Dolomiti Superski 12滑雪場圖

  • VAL GARDENA/ALPE DI SIUSI為同一區
  • ARABBA/MARMOLADA為同一區
  • VAL DI FASSA/CAREZZA為同一區

Dolomiti SuperskiMt. Sella為中心相連的4個滑雪場 – Val GardenaAlta BadiaArrbaVal di Fassa,是12個滑雪場中相連度最高的,滑雪道連結長度超過600km,串接4個滑雪場的路線稱為『Sella Ronda』,有順時鐘和逆時鐘2種走法,是此區最熱門滑行路線。Mt. SellaVal Mezdi是位在Alta Badia的一條峽谷,從Val di FassaSaas Pordoi (2950)出發,對角線橫跨至Val Mezdi峽谷的路線是Dolomiti裡一條很經典的off piste滑道,以斜度的難度來畫分,它的陡度大約在中低難度而已,何以會吸引眾多滑雪客慕名前來這裡朝聖呢!?

Sella Ronda 順時針 – Alta Badia – Arrba – Val di Fassa – Val Gardena

先介紹這條off piste滑道;要進入Val Mezdi,首先從Val Di FassaSass Pordoi 箱纜上到山頂Sass Pordoi (2958m),這個山頂山上有一個視野一級棒的餐廳,不滑雪上來吃個中餐看美麗山景其實是蠻好的。Sass Pordoi南面有一條未整滑道,難度相當於北美的單黑鑽程度。滑入Val Mezdi的路線得先跨過餐廳露天平台,往下滑到Forcella Pordoi (2829m)。接著就要扛雪板往上爬行約20-30分鐘的向上緩坡路線,不幸上了賊船的人沒有退回的權利,事情發展到這裡都得扛著雪板從P Boe (3152m) 下方通過,一直走到BOE小屋 (2871m),這才能接觸到全長6kmVal Mezdi入口 (2871-1645m)

從Sass Pordoi(2958m)下山,只能選擇從south face走off piste下山,初中級建議搭纜車下山。
FATMAP 3D圖按圖上小飛機可以查路線哦!

Val Mezdi峽谷入口狹窄,基本就是從二座接近90度的山壁之間滑下去,一眼望下去會很有壓力感。隨著斜坡往下,山壁逐漸開闊,在滑道的中段部份成了大山溝,如果可以在溝底一直滑下去,應該會很讚。可是問題就出在溝底的活動空間也不寬,真的想要像在Half Pipe上這樣玩下去並不順。大山溝終結之後,峽谷山壁又向內靠,滑走面依不同的雪況有所不同,但是可以轉彎的範圍縮小,再加上岩塊形成的天然饅頭會行道會因為滑道因為岩塊作怪,變成天然的饅頭區。天然岩塊的形狀本來就變化多端,所以滑道的難度取決於岩塊被雪覆蓋後的情況來決定,有時因為雪覆蓋的情形有異,再加上前人的滑行軌跡造就,滑道某些段落的陡度或是難度就有變化。除了峽谷變窄,尾段的斜坡陡度會增加,往下得多花點力氣,體力不足加上技術層面不高的滑雪者,會在這裡浪費不少氣力。建議有意前往探索的滑雪者應早一點出發,畢竟出了Val Mezdi,如果不是住在Alta Badia這一區,還要留出時間住宿的區域滑回去,不然就會遭遇和我碰到相同的事情。

從Sass Pordoi山頂望向Val Mezdi峽谷進入點

我的Val Medzi初體驗是古早的1999年,即使後來Dolomiti都去了6趟,因為種種的因素並沒有機會再嘗試,不過我相信總會有舊地重遊的可能性。當年出團『Dolomiti Superski』前,包括我在內的大部份的台灣人,根本從來沒有聽過這個地方。當時的我是從買來的歐洲滑雪場指南看到雪場的資料,整本書都是德文,我只能看圖說故事,『哇這個義大利滑雪場怎麼那麼大,竟然有1200km的滑道總長度』!心裡想的就是找到寶了,立馬就去查房間。等到歐洲滑雪經驗是益豐富之後才知道,Dolomiti可是歐洲甚至全世界都是響噹噹的超級大雪場。廣大的滑雪區沒有辦法像法國的Les 3 vallees單靠200條纜車連絡600km的滑道,這裡很多滑雪場是得靠滑雪巴士連結。其實這在阿爾卑斯山區的滑雪區場是很普遍。因為每個山頭與山頭,或是村莊與村莊間的距離都不算近;有些地方可靠纜車來相互連接,有的區域就非得靠滑雪巴士了。即便靠纜車就可連接的山頭或村莊有時因為跨區距離實在太遠了(滑行距離可能都超過3040公里以上),滑雪者可能會有體力不濟或是迷路的情形發生,此時滑雪巴士就可發揮效用。

Dolomiti絕對是值得去的歐洲超五星級滑雪區!

話說我和YF精彩的冒險故事,是發生在整個滑雪活動的最後一天,也是我們第2次進入「Sella Ronda」路線,前5天的滑雪活動其實對大部份團員的體能都到了極限,最後的滑雪日原本祗是想找個高點欣賞風景兼吃中餐,就這樣挑中Val Di Fassa的Sass Pordoi。山頂的風景真的不錯,眾人們不是在露天平台東拍拍照,西看看風景,不然就進餐廳點菜用餐。不記得是為什麼,約莫就在Piz Boe峰下方,看到有整排的人扛著雪板往前走著。心裡納悶著;前方有什麼東西啊?為什麼那麼多人走過去?翻開地圖發現原來是往標示為紅色虛線的Val Mezdi。坦白說當時也不知道Val Mezdi是什麼了不起的地方,祗是很好奇為什麼有雪不滑,大家要扛著雪板走路?人的好奇心是罪惡的開始,我和YF開始討論起來,看大家走的路線,應該就是從我們現在所在的Sass Pordoi出發,如果以等水平的路線來看,大約是1000m左右,不算太遠…,慢慢走10分鐘應該可以搞定。紅色虛線…是什麼也不知道,危不危險也沒有概念,可是有那麼多人過去,想來也不會難到嚇死人,當下我、YF、小不點和小江就動了心。我和YF是ok,小不點當時有4個月的身孕…,小兔姐姐在她肚子裡跟著滑雪(怪不得從小就這麼會滑雪),小江滑雪第1天就滑到手骨裂還打著石膏,回想起來我們還真是膽大枉為。既然下了決定,就開始招兵買馬,到餐廳裡去吆喝了一下,連最敢衝的成成都搖頭,我們的信心也開始動搖。四人當下又坐下重新商量一次,我衡量YF和小江是男生,體力應該還好,必要是多休息幾次;小不點挺著肚子是有點危險,不過她興緻很高,我想想如果我幫她扛雪板,她空手走平路應該是可以勝任,都盤算好大家還是決定效仿NIKE的精神 – 『Just Do It』!和團員交待好,彼此相互照顧自己滑回家,我們4人就這樣上路。

兩個小白以大無畏的精神上場了!

4人跨過露天平台穿上雪板,順著雪跡而下,大概下滑不到30m我就停了下來,因為我發現情況和原先想法不盡相同,以目視估算我們目前所在的高度已經比遠方扛雪板走路者所在位置還要低,卻還沒有看到下滑路線的盡頭,不停下來再往下滑的話,待會我們將有一段艱苦的上坡要爬。當下我就決定小不點不能再下去了,因為剛剛的評估是走平路,如果是上坡,我想她是沒有辦法挺著大肚子達成的。現地又開了一次會,小不點和小江退出,往上爬回Sass Pordoi,想辦法和團體會合,我和YF還是照計畫往Val Mezdi前進。雖然離Sass Pordoi不遠,拖著雪板往上走,對身懷六甲的小不點也是一件很吃力的事,很慶幸我們及時停止了原計畫,同時要感謝一隻手已半殘的小江幫忙照顧,回想自己真的太不用腦袋,竟然沒有考慮到大肚子的小不點媽媽,如果出了事情,我是一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

Saas Pordoi – Val Mezdi FATMAP3D圖,按小飛機顯示路線!

如果事前知道我們要下降近150米的垂直落差,我和YF也會搖頭否決這次的計畫,可是我們現在是呆呆的往前衝。小不點和小江使用蠻荒之力辛苦爬回餐廳的同時,我和YF也繼續的往下,一邊往下一邊相視苦笑,這要滑多久才可以到底???我們已經失去回頭的機會。當我們下到Forcella Pordoi,才知道從頭開始就錯估情勢,我們在山頂Sass Pordoi看到的那些扛雪板的人,都是爬了近30分鐘才到位的。我和YF祗能脫掉雪板,仿效前人扛雪板開始往上爬,穿著雪鞋走在雪深及膝的窄路,這每一步都得保持平衡的用力拔起再跨出,不費體力是騙人的。調節好呼吸頻率,雖然沒有任何路標,跟著腳印往走就好。很久沒有被操的YF體力有點跟不上,不過我們一路走走停停兼拍照,30分鐘的路程也很快到了終點;能把雪板穿起來真是幸福。

背景最遠的纜車站就是Sass  Pordoi,我和YF已經爬過了最辛苦的一段。

穿上雪板後挑戰我們的是一條剛剛好僅容兩隻雪板通過的小徑,小徑從30度以上陡度大斜坡的中間切過 (目視45度的斜坡即有90度的感覺),往谷底望去,斜坡一路直下沒有任何緩和之處,真的是心驚肉跳,深怕一個不小心雪板岔出小徑,我們就一去不返。好容易過了小徑來到一片雪原,還有一棟裝有太陽能板的登山小屋搭建在這雪原上,這裡就是BOE小屋 (2871m)。我和YF二人互相慶賀,以為最艱苦的日子已過完,其實真正的考驗還沒有開始呢,再往前滑一點才發現原來Val Mezdi滑道還在前方。

這就是我們要下的Val Mezdi!

二側接近垂直的岩壁把Val Mezdi夾在中間,我和YF兩人站在祗有兩米寬的入口處,望著下方的一堆亂雪,不由得狂笑起來,對於沒有太多off piste經驗的我們,難度好像太高了點(1999年的阿德還未神功大成)。突然一陣轟隆隆的聲響吸引了我們,目光朝向音源的方向,山壁上的殘雪崩落在滑道,雖然祗是小規模的雪崩,並沒有引發任何驚天動地的大事,但想到電影裡被雪掩埋的悲慘片段,我們兩人很有默契的壓低說話聲量,非必要也盡量用手勢溝通,看土起來誇張但是小心為上。由於坡度陡,雪又亂又鬆,我們先採用橫滑緩慢滑了一段,才開始放膽向下移動。到了中間開闊段,本來心裡還想可以輕鬆點,其實還是太樂觀了;硬轉了幾個彎,就發現情況不對,山谷內的雪表面,白日受到陽光照射融化,太陽曬不到後雪面開始結冰。這蒙上了薄冰的鬆雪更是難滑,雪板一劃破冰面就陷下去,雪板卡在裡面,轉彎轉不動,剎車也剎不住。雪道的斜面也很不好處理,本來是朝下的雪道在山壁逐漸開闊後竟變成自兩個山壁向中間接合的『V』字型。我和YF停下來研究地形,後來採用的忽上忽下的來回於這天殺的滑道上,明明就是朝下滑,雪板卻一直往山上跑,沒有辦法祗好往回切,辛苦滑了二個大彎,卻才前進一小步,真是讓人氣餒。

參考一下強壯外國小朋友的Video!

『阿德…我的腳很累…,可以休息一下嗎?』從後面趕上來的YF一屁股坐在雪地上,氣喘喘的向趴在雪地上喝山泉水的我喊著。這段V型峽谷中,YF的體力耗掉很嚴重,瞄了瞄手錶已接近下午四時,我們已在這山上耗了近兩小時了。時間一點一點的逝去,遠望著J-BAR就在山腳,卻不知道什麼時侯我們才能到底,心裡真是焦慮不堪。這裡盡是被雪覆蓋的大石頭,一顆顆成形的大饅頭,減緩了我們下山的速度,YF的體力已到了極限。看看手錶距離最後一班纜車祗剩30分鐘不到,我們下山之後,起碼還得再翻過一個山頭,回到住宿的Val Gardena區才算解除危機。雖然目視距離就可以看到山下的J-BAR還在運行,可是誰曉得下山還有多少挑戰?我們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到纜車站?

『我也不想逼你啦…可是…如果我們沒有辦法在4點30分前趕到41號纜車,那我們可能還得找回家的交通工具,我們還是繼續走吧!』我半商量半強迫的和YF溝通。 YF大大的吸了一口氣,無言的站起來繼續操作他快不受控制的雙腿往下,為了讓YF有點壓力,我如終保持和他約50m的距離,這樣他離我不會太遠,也會促使他有追上我的動力…。看看YF已經精疲力竭,但為了趕纜車,也祗能硬逼著他在最後這段被雪覆蓋的亂石堆中奮戰…,終於,在J-BAR即將關閉之前趕到。拉著T-BAR往回家的路前行,望向剛剛才『爬』 出來的山壁裂隙處;高聳的山壁把Val Mezdi擠壓的幾乎很難看出是條滑道,心理不禁豪氣萬千,成就感十足。

1999年的留下的珍貴Video,解析度不高請包涵!

有時我會對當時的行為感到汗顏,為了和YF一起去挑戰Val Mezdi,滿足個人的成就感和渴望征服滑道的欲望,我放掉其它團員放他們自己滑回旅館,雖然他們都平安抵達,但是我沒有盡到一個帶隊者應盡的責任,這讓我一直耿耿於懷。之後即使重遊Dolomoti,即使我很想很想再去走走Val Mezdi,但是我盡可能克制自己的衝動以團員為重。很加在的小江和小不點也沒有發生任何大問題,我曾經思考過,當我們在第1時間停下來,我就應該下決定全員退回,把小不點親自送回Saas Pordoi,再一起經正常滑道滑回旅館,我相信當時小江的壓力一定很大,帶著一個懷孕4個月的媽媽扛雪板爬山,我真的是沒有遠見的大膽。的確因為我的無知,有了一段Val Mezdi的冒險旅程,對我之後面對其它具挑戰性或未知的滑道,我學會做更多的評估和從容的面對,經驗也愈來愈豐富,相對的眼界和技術也往前進了一大步。讓我要衷心的感謝所有曾經和我一起征討各大雪場的雪友們,對我的支持與協助。

 

本文初稿完成於1999年第一次Dolomit滑雪之後,2006年8月第1次修改,2021年6月第2次改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