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挪威北極圈找虐 – Fjord Norway

寫在前面;

Ski Touring – 這也算是這幾年日漸流行的滑雪模式!會選擇了這個行程就像是誤闖森林的小白兔,但是…就算是小白兔也是完成了處女首航,至於會不會再參加!?嗯…說實話很有興趣,但是需要勇氣 – 可以忍受被人嫌的;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

為什麼會誤闖森林???

我很喜歡滑雪,但是我並沒有因為如此而喜歡爬山…,因為長年的滑雪經歷讓我感覺要親近山搭纜車就好,何需費勁的往上爬。即使自認體力與腿力都還在一定水準,但是為了達成某些特殊行程,比如CHAMONIX的VALLEE BLANCHE;我一樣可以雪板上肩往上攀爬,畢竟滑雪人生走到中後段,總想著得在體力尚可之際挑戰自己極限…(山難不在規畫之中,純粹是意外行程)。前年第一次到挪威看滑雪場時,有挪威人介紹我應該去嘗試去北極圈搭漁船去滑雪!而北極圈內有不少有雪山的小島,歐洲SkiTouring愛好者(就是我們一般說的BackCountry)會在3月底至5月中,搭著漁船出海到這些有雪的小島,船靠岸之後就開始爬山然後再滑雪而下,享受純天然的北極圈景色。我第一次聽到這行程時,只覺得有趣但沒有興趣;為了滑雪而去爬山、這實在太累了。聽到這個資訊之後,我也嘗試在網路上搜索有沒有類似行程,希望能找到類似行程但是可以用比較省力的方式進行…比如HELI SKI,可惜好像都只能找到用兩隻腳完成的行程,這事就在日復一日的忙碌工作中逐漸淡忘。

去(2017)年的挪威滑雪團,我們有幸在北極圈的TROMSO滑了一天雪,小小滑雪場只有2條T-BAR,但是卻讓大家讚不絕口,只因為能近距離看著無敵峽灣海景與滑著美妙的鬆雪,實在是太驚豔了。也因為這樣才讓我有了想要一探北極圈峽彎風光的念頭,和老婆小不點討論,如果不趁我們還有點體力之時去完成這一行程,再過幾年我們就真的只能從海邊往上邊看邊吞口水,心動就要開始行動!

因為SkiTouring的雪鞋和固定器和一般滑雪裝備有所不同,所以我除了花時間在研究需要採購那些裝備之外,還有就是在網路上找北極圈的滑雪行程。大部份的挪威北極圈SkiTouring行程都是自組6-8人團體,再聘嚮導來領團;我原先不了解為什麼要這樣做,在參加過之後才了解,一是默契培養,二是如果團體成員程度相差太大,嚮導會很不好控制活動時間;再來山下天氣變化大,爬山靠一口氣,如果中途等候時間過久,會導致身體變冷,進而快速消耗體能。但是我們2隻菜鳥之前並不了解這些,只是一家又一家的去問有否接受加入,在近2個月的線上查詢之後,很幸運的靠後補報名上了一組由德國旅行社組團的北極登山滑雪行程(Lyngen Fjord Skitouring)。終於有機會去試看看搭漁船滑雪到底有多麼的不同凡響。整個冬天幾乎就是在上團和送團之間渡過,再能喘口氣去了解挪威北極圈滑雪行程進度已經到了三月初,主辦旅行社在了解我們是完全無SkiTouring經驗的菜鳥,直接就要求我們退團取消,但是在我保証會在接下來的加拿大惠斯勒行程中去熟悉革skitouring相關技巧之後,才以”留校察看”的名義勉強收了我們,如果我們屆時無法跟上團體,那嚮導就能以程度不夠的名義阻止我們繼續跟團。也因為這樣我和小不點在惠斯勒的這二周,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要練習skitouring相關技巧。

組團單位建議我們行前至少要有3次的SkiTouring實作,在惠斯勒二周的時間,我和小不點總共進行了三次SkiTouring練習,第1次我們參加了有專業嚮導帶領的BC課程(BackCountry),地點是Whistler Symphony的BC點- Flute Bowl,我們”大部份”的SkiTouring知識就在這一次課程中獲得。把SkiTouring固定器由滑雪模式改成爬山模式…如何幫雪板上skins…穿雪板爬山的基本動作…SkiTouring必備服裝及裝備…原來太陽眼鏡也是必備器材之一…。對我們而言,第一次的SkiTouring是成功的,嚮導說我們已具備了參加挪威SkiTouring行程的基本條件,真是令人高興的回饋。有了成功的第一回,也讓我們多了點信心。按照先前的規畫,我們的第2次練習地點仍舊是相同地點,少了嚮導但多了幾位愛湊熱鬧的”家人”,這算是一趟輕鬆的練習,因為大家就邊走邊玩,毫無難度與技術,唯一的收獲應該就是更熟悉上下skins。所以設定中的第3次練習,我把練習地點設定在Blackcomb Glacier的BC區、Flute Bowl路線走二次也覺得熟了無趣。事實上我們在正式展開第3次練習前,我和小不點就利用進入Blackcomb Glacier的兩次機會,自以為很仔細的觀察大致可能的爬山和滑雪路線,在心裡認為大致準備充份的情況,我們就展開了我們的最後一次SkiTouring練習。事實上這第三次的練習發生了很大很大很大很大…的大事情!這一部份有機會再另外記述。總之我們按組團單位的要求完成了3次SkiTouring實作,抱著很大的信心向挪威出發!

 

在Tromso機場等候前往Oslo的飛機,今天到了Oslo後,還要再轉往赫爾辛基、香港,才會返抵台灣。
昨晚和其他團友一起共進晚餐,還不可免俗的去Bar喝了一杯交際啤酒,才提前離開回旅館休息。

我們一行9人,响導是德國人,長的好像丹尼斯奎德;團友6人,4個德國人,1個法國人,1個義大利人。其中高個子的法國人最友善,2個德國小妞則比較直來直往,表情代表了心情。

响導非常忠實的執行他的工作,對於2位近乎新手的台灣人沒有任何的特別優待(事實上也不需要),每天的登頂,中途休息2次,响導都會等到大家到齊才繼續下一階段。第一天小不點喘噓噓到山頂,團友們還會說慢慢來,讓小不點休息一下。第二天應該是等了比較久,小不點剛到,還來不及喘大氣,所有人就已全副武裝要往下滑了。

我們非常能理解,在團體行動中,如果有隊員進度落後太多的確會造成困擾。尤其是爬山,中途如果停頓太久,身體冷掉再暖機是很痛苦的。碰到我們倆個只滑過三天的SkiTouring新手,相信團友們的感受都不會太好;這也是小不點在滑了二天之後決定退出的主因(她也爬累了)。高高腿長的法國人每天都會問我們是否還好,另外一位很會煮飯的德國帥哥,在第三天雪板上冰爪爬山時,主動說要把冰爪借我,還教我怎麼樣之字形轉板的訣竅。我拒絕他的冰爪,畢竟這是確保安全的工具,沒有理由為了我的安全而讓他陷入危險之中。

我覺得我們雖然一直辛苦的墊後,但是所有人,包括响導都在觀察我們,甚至交換意見,因為德國小妞幾乎每天都會問我今日心得…。從小不點休息的第三天,我的策略就是追上主集團,試著從他們的步伐中找出彼此的差異性;我無法和法國人比腿長,响導的腿也長,可是其他4個女生團友,三個都比我稍矮,我的腿比例不可能短的誇張,那間題就在我身上了。行程第四天的第一階段,我跟的很緊,直到穿上冰爪後才拉開距離。第五天我盯著其中一個德國小妞的後面,照著她的步伐,始終維持在集團之中直到登頂。這一天我覺得我才得到大家的認同;法國人說我抓到SkiTouribg的技巧了,德國小妞的每日一問也柔軟了,响導也是在回程的船上對我說今天做的不錯。

我在體育協會待過13年,選手教練都幹過,我可以體會運動圈的現實,不管成績好壞,大家都互相打招呼,但是當程度相當時彼此之間除了禮貌性的問候外,還會多一分相知相惜。像這種團體行動,誰都怕碰到🐷隊友,同進同出才有Team的感覺,能獲得團體的認同,每走一步都痛苦也有代價了(三顆大水泡在腳上)。

我知道堅持不見得正確,因為那可能會拖垮隊友,用眼觀察,用心學習,用意志力逼自己跟緊團體,是我這次最大的收穫。這次的SkiTouring行程給了我不少啓發,個中感受得再細細品嘗,有很多東西要去釐清,需要點時間。會再參加類似SkiTouring行程嗎!?答案應該是肯定的,但得好好規劃的前置練習,🐷隊友只能幹一次⋯⋯!足一